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說。”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男聲。

夜語道:“扛上你祖傳的40米大刀來我院子,幫我撐場子。”

對方明顯愣了一下,隨即重重的道:“好!”

……

肖勇掛了電話,扛著大刀就衝了過來。

他是隔壁武館的學徒,也是一名孤兒。

也許同是孤兒的原因,兩人從小關係密切,是很鐵的兄弟。

給他開門的是一個嬌柔的古風美人兒。

一臉恬靜的朝他微笑。

肖勇有點懵。

後退一步,抬頭看了一下匾額。

梨園,冇錯啊。

夜語打電話讓他扛著大刀過來撐場麵。

以為會是一場惡戰,冇想到是一個嬌滴滴的美人兒。

又伸長脖子往院子裡看,也冇看見什麼人。

難道,對手是她?

肖勇習武十多年,打過無數次架,掛過很多次彩。

無論輸贏,但有一點。

他從不打過女人。

何況還是一個柔若無骨的少女。

心裡暗歎:兄弟,這個忙,我恐怕幫不了。

……

夜語這才意識到,自己還是一身女裝。

不怪肖勇會有這樣的表情,隻因前世的他對自己反感,從不以女裝示人。

所以肖勇還是第一次見到女裝的他。

突然來了興致。

換作女聲:“請問,你找誰?”

輕柔的聲音讓人酥麻。

肖勇有些沉醉。

夜語又問了一遍,他這纔回過神。

“呃,那個……”

頭上一圈問號。

我在哪兒,我要乾什麼?

夜語差點被他逗笑了。

努力憋著臉,逗他:“我們見過的,你再仔細看看我。”

肖勇這才鼓起勇氣朝“美人兒”臉上看去。

似乎有點熟悉,可就是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

一臉迷茫的樣子,讓夜語再也憋不住,哈哈笑起來。

恢複男聲道:“是我。”

肖勇驚的目瞪口呆。

如果不是這熟悉到不能再熟悉聲音,他絕對想不到。

如此美貌的女子竟然是自己的兄弟!

“臥槽,你……”

肖勇習慣性的伸手,準備勾住夜語的脖子。

手到一半,僵在了半空中。

瞥了一眼絕美的容顏。

又不好意思的縮回來,憨憨的撓頭。

“進來吧。”

夜語笑著招呼他進來。

一邊走,一邊說:“待會兒有一場演出,所以化了點妝,你湊合著看吧。”

停下來,看著他:“今晚有貴客登門,我需要你幫我。”

湊到他耳邊,小聲的嘀咕幾句。

肖勇雖然不大明白,但隻要是夜語的事情,他冇有不答應的。

……

夜語帶著肖勇來到練功房給他化妝。

畫的是關二爺的形象。

想了想,還是給他上了一個花臉。

這樣就看不出他本來的麵貌。

……

此刻,肖勇的心情有點複雜。

夜語給他裝扮的時候,一旦冇有說話,空氣中的氛圍就有點奇怪。

若是換了彆的女生,絕對不可能靠這麼近。

可眼前之人是自己的兄弟。

可,你說是兄弟吧,映入眼簾的又是一個俏生生“女孩兒”。

離的那麼近,吐出的氣息都能聞到。

尤其是肌膚接觸時,感受到對方的溫度。

心,特麼居然還會加速。

這就離了個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