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抬起玉一般的素手,撥動琴絃。

蹬蹬蹬蹬蹬蹬蹬……

這是一首快節奏的曲子。

琴聲響起的同時,關二爺也開始動了。

大刀揮舞,霍霍生風。

隨著琴音變緩,鏗鏘的歌聲傳來。

“我劍 何去何從 愛與恨 情難獨鐘”

“我刀 劃破長空 是與非 懂也不懂”

“我醉 一片朦朧 恩和怨 是幻是空”

“我醒 一場春夢 生與死 一切成空”

這是一首江湖味很濃的歌曲。

女聲唱其實很吃虧,很容易唱軟。

一旦力度不夠,就冇了刀劍的氣息。

夜語以前總也唱不好。

但在經曆了愛與恨,是與非,恩與怨,生與死……

重生之後的他,無論技巧還是情感,都足以駕馭。

……

有那麼一刹那,肖勇愣了一下。

這首歌他以前是聽過的。

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聽起來很特彆。

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

驚豔!

真的被驚豔到了。

清脆的女聲之中包裹著男兒的氣勢。

開口的瞬間,大有一種“一夢入江湖,仗劍走天涯”的感覺。

一股豪邁與不羈湧上。

真想縱馬放歌,快意恩仇。

……

“好!”

大肚腩再次叫好。

不過這次其他人卻冇有跟隨。

不但冇有跟隨,反而埋怨的瞪他一眼。

閉嘴,彆打擾我聽歌。

……

夜語望著揮舞大刀的肖勇。

一段往事浮現眼前。

前世,老爺子走後,夜語性情大變。

受人蠱惑,動了刀,變了身。

反被人控製、利用。

是肖勇,一人一刀闖進入魔窟,把他救下。

事後夜語問他,你就不怕死?

肖勇說,一世人兩兄弟,生死與共!

想到這,一股熱血湧上,手指翻轉。

曲調突然走高,節奏突然變快。

聲音也變的更加豪情、灑脫……

“來也匆匆 去也匆匆 恨不能相逢”

“愛也匆匆 恨也匆匆 一切都隨風”

“狂笑一聲 長歎一聲 快活一生 悲哀一生”

“誰與我生死與共”

……

肖勇似乎感受到了這份豪情。

心頭一熱,手中的大刀揮舞的更加利落。

隨著歌曲的推進,到了最後的**。

夜語藉著酒勁,仰天長嘯。

“誰與我生死與共”

“誰與我生死與共”

肖勇的熱血在這一刻燃燒。

夜語說,前麵的這個胖子是他的仇人,嚇唬一下他。

既然是夜語的仇人,那就是他的仇人。

肖勇大喝一聲。

舉起大刀,高高躍起。

從台上跳了下來。

一刀,劈在了胖子麵前的青石板上。

……

一開始,大肚腩的目光都在夜語身上。

後來不知不覺的開始關注肖勇。

不是他想關注他,而是肖勇的目光一直鎖定了他。

眼神中帶著寒凜的殺氣。

光眼神已經讓他渾身不自在,更何況他手中還有一把大刀。

大刀與地麵輕輕觸碰就發出鏗鏘之聲。

若是劈到人身上,還不一刀兩半。

所以他一直警惕的注視著。

半邊屁股挨著凳子。

如果有狀況,隨時可以跑。

想法是不錯,可惜膽子拖了後腿。

肖勇一聲厲喝就嚇破了膽。

再看見他舉起大刀,高高躍起。

整個人都癱了。

大刀劈在他身前的青石板上,發出砰的一聲巨響。

大肚腩也砰的一聲。

坐地上了!

大腿根部,一灘不明液體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