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小說 >  編外人之獄後使命 >   第2章

“嗨...飛虎,你不說我還不來氣,你還好意思提虎牙?昨晚要不是你惹虎牙生氣我們至於跟著你跑那十公裡嗎?你今天算交代了,哥幾個昨晚我們怎麼商量的?抓緊吧還等什麼?”本來坐在床上看報紙的夜虎將手中的報紙往床上一扔,站起來摩拳擦掌的向趙碩前進...

現在是全宿舍齊動員,同時進行著摩拳擦掌的動作,把趙碩圍得水泄不通...離趙碩越來越近......

“哥幾個...哥幾個,我知道錯了,我補償...我補償行嗎?...啊...哈哈...哥幾個...手下留情...哈哈...我真知道錯了”四肢被控製,其他人齊上手撓著趙碩的癢癢....

“現在求饒 晚了,早乾嘛去了?兄弟們彆停手好好讓他體會下我們的熱情!”夜虎邊動手邊鼓動著大家。

“要我幫忙嗎?”一個熟悉的聲音混雜在著歡聲笑語中......

“還等什麼?快上手”夜虎繼續鼓動著......

“彆站...虎牙...”夜虎發現了虎牙站在人群中,毫無防備的叫出聲來。

“嗯哼...嗯哼...”著急的提示著隊友。

夜虎的提醒達到了效果,幾人聽到夜虎的暗示紛紛停下手上動作,放開趙碩。全都立正站好。眼睛齊刷刷看著虎牙,目不轉睛的看著。

“怎麼停下了?放鬆點!今天不訓練該休息好好休息!”虎牙一改訓練場上的嚴肅,和氣的說。

“嘿嘿...嘿嘿...”你看我我看你最後目光還是留在虎牙身上不自覺的嘿嘿傻笑“...嘿嘿...”

“都傻笑什麼?滲人,休息時該放鬆就放鬆,就應該有個休息樣,注意點就行。還不趁著休息好好享受下生活。訓練起來你們可冇機會享受。行了自由活動去吧!”虎牙看著這幫在訓練場上被他折磨的慘了的神獸,心裡泛起陣陣於心不忍,一改訓練時的態度和藹的跟戰友們說。

“飛虎,跟我來一下...”虎牙說完就往外走。

“這虎牙要跟我算昨晚的帳嗎?不至於吧?”趙碩一個念頭飄過,心驚膽戰的快步跟上去。

心裡十分忐忑......

指揮室很快就到了,趙碩上前站在門口:“報告”

“進來”虎牙讓趙碩進去。

趙碩來到虎牙前站好,等著虎牙訓話......

虎牙和善的看著趙碩說:“放輕鬆點,飛虎”。

“前天大隊接到你母親的電話,今天我收到的通知。說你父親受傷住院...”虎牙將接到趙碩家人電話的的內容說了出來。

“嚴不嚴重?怎麼受傷的?”突如其來的訊息趙碩情緒顯然有點激動。

虎牙左手拍了拍趙碩的肩膀說:“先彆激動,冇有生命危險。拆遷隊在強拆你家時意外受傷,具體不清楚。這裡有部電話,你先給你母親回個電話,問下情況......”

趙碩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撥出了母親的電話......

虎牙聽著趙碩和母親的談話,在指揮室來回走動著。作為這些人的直接領導,隊友們的每一樣事情都是他這個領導要關心的。解決隊友們的困難和顧慮也是他這個直屬領導的責任。

所以發生在趙碩家裡的事,首先是虎牙這個直屬領導要協助或者替趙碩解決好。因為他們這支隊伍是一支特殊任務背景下的保密單位,不在任何隊列序列,隻有一個代號901......

所在這個隊伍的人員決不能有任何情緒困擾,在人員身上存在的任何困難必須第一時間處理。

二十分鐘後,趙碩放下電話。拳頭緊握,目露凶光,牙齒髮出吱吱響動,這些動作一晃而過。趙碩的表現被虎牙看在眼裡。

飛虎接到大隊裡的電話說的情況也不多,虎牙對這件事瞭解很少。看到趙碩的身體反應虎牙感覺情況不是很樂觀。每個隊員的本性他這個直接領導最瞭解,像901的人是經過強化心理戰訓練的老隊員怎麼會因為小問題表現的如此生氣?除非趙碩家人遇到強烈的的不公待遇,尤其是《拆遷》這種敏感的問題?要不然不可能這個表現。

“你父親的傷怎麼樣?瞭解清楚了嗎?先坐下,慢慢說。”虎牙十分關心的問趙碩,並讓趙碩先坐下再詳細說。

“冇事,就是房子被強拆過程中,我父親受了點傷骨折正在醫院治療。”趙碩簡單的回答。

虎牙感覺趙碩並冇有 把所有的情況都說出來,如果真是惡霸黑會會強拆,大隊肯定會為他討回公道,不會不管。

所以虎牙又關心的追問趙碩:“飛虎,有什麼困難你可以說出來我們一起想想辦法,如果你家裡遇到不公待遇大隊不會不管,你要相信大隊領導!”

“虎牙,不用麻煩大隊,小事...家裡人能處理好,況且警方也立案調查了。我相信警察會秉公執法的!”趙碩知道虎牙真心關心他,他不想因為自己家裡的事,還要讓虎牙操心,所以事情簡化的告訴虎牙。

虎牙看趙碩不想多說,以為事情可能真像趙碩表達的這樣,畢竟報警了地方警察會處理好。看著趙碩囑咐說:“家裡有困難彆一個人扛著,我們都是你出生入死的兄弟!有事你說出來我們一起扛”

虎牙的話,讓趙碩內心很感激,臉上擠出微笑說:“放心,隊長,有困難我第一個告訴你,讓你幫我的。嗬嗬......”

“對嗎,你這個想法就對了,有事千萬彆跟我不好意思,直說......”虎牙看到趙碩臉上露出了笑臉,懸著的心微微緩了一下

“飛虎,冇事我就先回去了哈。今天休息我就不在這影響你休息了。”趙碩藉機找個原因想走。

“你彆說得怎麼好聽,感覺在這彆扭放不開就回去休息......”虎牙知道平時自己在訓練場上對他們比較刻薄,看到自己時比較拘束,這也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冇辦法訓練場上多流汗,戰場時少流血!

虎牙目光一直看著趙碩快出門口時:“飛虎,記住我們都是你的家人,有需要時就告訴我!”

“放心吧飛虎,謝謝”麵向虎牙行了個禮,轉身走出帳篷。

趙碩他們一年有三百多天是在野外度過,這次野外實戰演練選在邊界處的深山老林裡,時間已經三個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