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楓坐在樹後,仰頭望天,今天是五月二號,農曆四月初二,一彎新月,安靜地掛在天幕之上,亮晶晶的星星害羞地眨著眼睛,周圍草香氤氳,空氣香甜而濕潤。偶有蚱蜢跳起,蹦過腳麵,隱入草叢深處。

徐楓記得前世年輕時平時也來過這裡,那時候來捕獸或抓鳥的時候,他們都是一群人,嘰嘰喳喳打打鬨鬨,從來冇有靜下心來品味一下週圍的空氣,看看周圍的一切。

今天,他貪婪地呼吸著這山林裡的天然氧吧,上一世後半生都在大城市生活,車水馬龍,人潮湧動,空氣質量持續下降。人們在天天關注PM2.5,看能否正常出行。

徐楓正想得出神。

“哢嚓……”

“噢嗚噢嗚……”

徐楓趕緊跑過去一看,一隻灰色的野兔被夾住了腿,痛苦地在抽搐掙紮。

徐楓把它放下來。儘管有些善心湧動。但想到自己的妻子和一雙兒女,他也顧不得多想了。

他把野兔四腳捆牢放在蛇皮袋內。

拿著夾子,走到遠處一草叢茂盛的地方,他想把夾子放到那兒。

但當她快走到的時候,忽然撲棱棱兩隻受驚的野雞驚恐地飛了出來。向遠方逃去。

他今天忘帶手燈了,野雞是不好徒手抓了。

他扒開草叢一看,裡邊有一堆兒野雞蛋。

數了數,足足有九個。

他把夾子放好,走到遠點的地方,趁著夜色,用刀子削了十幾根藤條,在手裡靈巧地編起來。

一會兒,一個簡易小提籃就成了,

徐楓又薅了幾把草,墊在籃子下,把雞蛋放在籃子裡,又薅了幾把青草蓋在籃子上邊。

一會掂著回去既不會擠爛,也不讓人輕易看見。

等他編好籃子去看夾子的時候,一隻夾子上是隻肥碩的白兔,一隻夾子上是黃鼠狼,另一隻夾子上是山雞。

黃鼠狼肉是冇人吃的。

他把黃鼠狼放了,把白兔的四腳捆好,把山雞兩隻翅膀和腳都用麻繩捆好,裝入袋子。

背上袋子,提上籃子,回家。

如果再晚,野獸就時常出冇,搞不好會受到野獸的攻擊。

山野的風涼涼的,他踩著細碎的月光,走在曲曲彎彎的山道上。

他的腦海中浮現出重生前大街小巷最流行的一首歌曲《聽聞遠方有你》

聽聞遠方有你

動身跋涉千裡

追逐沿途的風景

還帶著你的呼吸

真的難以忘記

關於你的訊息

陪你走過南北東西

相隨永無彆離

可不可以愛你

我從來不曾歇息

像風走了萬裡不問歸期

我吹過你吹過的風

這算不算相擁

我走過你走過的路

這算不算相逢

我還是那麼喜歡你

想與你到白頭

我還是一樣喜歡你

隻為你的溫柔

……

是的,重生一世,時光的迴轉,空間的變幻,上蒼賜予他機會,讓他去追逐他想要的一切。

這千載難逢的機會,他要好好把握。

徐楓覺得他一定一定讓所愛的人幸福。

山路崎嶇,但他的腳步卻輕快而敏捷。

下了山,一條路直通村裡,路旁是村民修的一條水渠,山上的控山水長年不斷,渠裡的水長年不乾,渠水常年汩汩流淌,流向村外,最後彙入村北的洛河。

朦朧的月光下。徐楓一看。水渠裡有很多螃蟹。

他記得小時候,這水渠裡的螃蟹就不少,那時,隻有淘氣的孩子會捉點來玩,玩膩了隨手一扔。而村民看到這些腿比身長,滿身是殼,醜陋無比的東西,基本不去觸碰。

那時的人們不像現代人,把吃開發到一種極致,連蛇蠍子蛤蟆蜈蚣都成為餐桌上的極品。那時的人們秉承著先人的祖訓,沿襲著前輩的傳統,該吃的吃,不該吃的是不去吃的。

徐楓上一世離開村子前,也冇見過村裡人抓螃蟹吃。

前世,他成了江州的風雲人物之後,才慢慢接受了吃螃蟹。

才知道螃蟹可明顯降低血清中甘油三脂(TG)和膽固醇(TC)值,抗血小板聚集延緩血栓形成,防治心腦血管疾病及前列腺增生,還可促進腦發育,增強腦的學習記憶能力,防止腦老化。

難怪後來螃蟹成為了現代人餐桌上的珍品。並進行大量的人工養殖。

這水渠裡的螃蟹雖不如後世人工養殖的那麼大,但是這是純天然呀,更加具有營養價值。

徐楓把背上背的袋子換了肩,手裡提的小提籃換了手,感覺輕鬆多了,他加快腳步往家奔去。

徐楓家在村北,山在村南,村北再往北就是洛河,村南再往南就是青峰山,東邊走七八裡山路就是青峰鎮。西邊走十裡就是小雪孃家的後山村。

東西路和南北路的交叉口有一棵皂角樹,這棵樹有幾百年的曆史了,聽爺爺說他小時候就是這麼大。

這棵皂角樹樹乾兩人合抱不攏,也許是年代久了,樹乾中空成洞,孩子爬樹洞玩耍,雖樹乾成洞,但卻不死,樹冠很大,每年結很多皂角。

在青峰村,這棵皂夾樹成為了全村的中心,依樹合圍一圈石板高於地麵近一米。是平時開會講話的主席台。

前邊是一片空地。俗稱廣場。是閒暇時人們聚集的地方。也是前世徐楓他們經常聚攏聽歌跳舞的地方。

徐楓老遠就聽到錄音機放著的歌,是鄧麗君的《甜蜜蜜》

徐楓不想引起人們注意,就繞了個遠道,穿過後巷,準備回家。

快走到王老太門口時,看到一個人揹著半袋東西,從王老太家出來,藉著昏暗的月色,徐楓認出來那是福根。

福根往徐楓瞄了一眼,迅速拐進旁邊的巷子中。

徐楓急著回家,也懶得理他,就加快了步子。

快到家時,剛好與串門剛回來的王大嘴迎個照麵。

王大嘴是村裡有名的碎嘴子婆娘,喜歡東家長西家短地說閒話。啥話隻要到她耳朵,傳播的速度飛快。隻一天,這村子裡都能傳個遍,再拐幾彎。

徐楓見她老遠就往自己身上瞅,然後驚訝地大聲說:

“這不徐老大家的二小子嗎?這是在哪兒了?背的啥?”

徐楓隨便指了下身後:

“王嬸,我在那邊了。”

王大嘴狐疑地盯著徐楓背的東西看了很久,直到徐楓走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