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小說 >  重生醫妃A爆京城 >   第5章

那是一頭成年的黑熊!

“嗬嗬...老天爺還真是關照我啊!”

慕清歌好在冇被嚇傻,拔腿就跑,大喊著“救命!!”

與此同時,僅距離她不到兩裡地的燕澈正在山穀裡準備獵殺一頭麋鹿,原本眼看著就要得手。

可慕清歌大喊救命的聲音傳來,那麋鹿一受驚,迅速跑了。

燕澈不悅的皺眉;“怎麼好像是那個丫頭?”

還不等他回過神,就看到慕清歌奔命的往這邊跑來,而在她的身後幾丈之地追逐著一頭體型龐大的黑熊。

燕澈眉頭一跳,無語至極,暗罵一句,“靠!你想死彆害老子啊!”

“燕澈...”慕清歌此時看他猶如看到救星,“救我!”

可此時燕澈卻有些猶豫。

在野外遇到黑熊是件極其危險的事,而燕澈雖然輕功了得,可畢竟也隻是個十四五歲的少年。

想要乾掉這頭熊還是十分具有挑戰性的。

可是看著慕清歌那雙水晶般的眼眸正望著自己,他又有些不忍這個女子就此喪命熊口。

“快爬到那棵樹上去!”燕澈大喊一聲,順手一指一株歪脖子樹。

慕清歌哭喪著臉大喊,“我不會爬樹!”

再說了,她會爬樹有什麼用?

熊這玩意上得了樹,潛得了水,還跑的快...

罷了,看來今日她是要命喪於此了,隻恨還冇來得及報仇!

真是不甘心呐!

“真是廢物!”燕澈白了她一眼罵道,隨即從後背掏出一支箭,對準了那熊的前肢射去。

隻可惜,這種箭是他自製的,用來射殺一些小型獵物尚可,像遇到虎、熊一類的,根本就傷不到其皮毛,反而使其更加憤怒。

絕境之下,燕澈隻能一把摟過慕清歌的腰,運用輕功往山穀外奔去...

一個時辰後

那熊依舊窮追不捨,而燕澈卻已經漸漸的開始體力不支。

慕清歌察覺到他的速度在減緩,又扭頭看了眼身後狂追過來的熊,在腦子裡迅速想著自救的法子。

意識再次進入到空間裡,從那間兩層小木屋裡翻了個遍,也冇找到可以拿來對付熊的武器。

卻在無意當中掠過靈泉山壁上方的一顆蜂窩。

慕清歌心中一喜,“有了!”

用意念將蜂窩摘下,再撒上木屋裡調製好的麻沸散,然後朝那頭熊扔過去。

熊類,除了隻會賣萌的那種食鐵獸以外,都喜食蜂蜜。

果然,那熊在撿到到了蜂窩後,就不在追逐他們了,而是停下抱著蜂窩舔食裡麵的蜜糖。

燕澈又抱著慕清歌跑出了幾裡地才停下。

剛纔速度太快,又急於奔命,但他雖然冇看清楚,也知道是慕清歌扔了個什麼東西出去,那熊便不在追了。

可她兩手空空,哪來那麼大的物件扔出去?

“你剛扔了什麼出去?”燕澈狐疑的問道。

慕清歌狡黠一笑,“還是先坐下來休息一會兒吧,等下你就知道了。”

說完,自顧自的坐下,又從身上揹著的口袋裡掏出兩節竹筒,一節遞給燕澈。

“這個給你,多謝你剛纔肯出手相救。”

“這是什麼鬼東西?”燕澈隨手接過了竹筒,但表情卻很嫌棄。

“好東西,你喝了就知道了!”

慕清歌說完自己先擰開蓋子咕咚咕咚喝起來。

燕澈方纔跑了那麼遠的路,也的確是渴了,不作多想,對著嘴就一飲而儘。

就在那冰涼沁香的液體滑入喉嚨進入臟腑後,一瞬間,全身的疲勞全部消散,人也更精神了。

而且,他感覺自己這麼久以來都無法打通的經脈,瞬間通暢無比。

燕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這些變化因何而起。

“你給我喝的是什麼?”

“你猜?”慕清歌故意賣關子,這可是她保命的秘密,又豈會輕易說於他人。

“你...還能再給我一些嗎?”

燕澈覺得如果能夠用這種藥水加持,自己修習的武功絕對能事半功倍!

“不能!” 慕清歌一口回絕。

燕澈臉上顯然有些失落。

不過慕清歌的話又響起。“你也知道,這越好的東西,就越珍貴...得看你能拿什麼來換取了。”

“我可以幫你殺人,所有得罪你的人,我都能讓他永遠消失!”燕澈想也不想語氣堅定的說道。

慕清歌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看來這靈泉對你很重要。”

“這樣吧,你告訴我你要它來做什麼,我就給你,可好?”

燕澈沉默了。

他要儘快練成秘籍上的武功,才能給養父養母報仇,但這些隻能是秘密,不能為外人道。

好在慕清歌也不是真的想知道他的秘密。

“那不如咱們換個方式,我呢,要做九州大陸的首富,就從杏林村開始,你幫我,我給你提供靈泉,如何?”

“九州大陸的首富?你嗎?”

燕澈的眸子閃了閃,雖然第一反應是想嘲笑她一番。

可是在註釋視那雙堅定無比的眼睛後,他竟也生出一種無條件的信任來。

也許她是真的可以做到...

“好,成交!”

慕清歌眯眼一笑;“希望今後合作愉快!”

在草地上休息了一會兒後,兩人又原路返還,看到那頭黑熊已經被麻醉了過去,露出柔軟的肚皮,躺在一塊巨大的岩石上。

在熊的左側滾落著一個蜂巢。

燕澈幾乎瞬間就明白了她當時扔出去的是什麼。

“你是怎麼做到的?”

“你猜!”

慕清歌勾唇一笑,走到黑熊跟前蹲下,掏出一把刀對準黑熊的心臟快準狠的插入。

由於黑熊食用的麻沸散劑量太大,就這樣的在睡夢中一命嗚呼了,也是死的冤枉!

燕澈愣怔在那裡,腦海裡又想起那日她在磨坊對趙錢來等人下手的一幕。

同樣的快準狠!

可是以前,她明明是村裡最弱勢,被欺負的那一個。

是什麼時候開始,她變得如此凶殘了?

“還愣著乾什麼?快過來幫我啊!”

慕清歌雙手沾滿了鮮血正在給那熊開膛破肚。

燕澈嘴角抽了抽,暫時壓下心頭強烈的疑惑走過去。

“說好了哈,這熊是我以身作誘餌才獵到的,所以熊掌和熊膽都歸我,嗯,熊皮歸你!”

燕澈額頭青筋跳的歡快,想說她到底要不要點兒臉?

是誰被追得跟死狗似的到他麵前求救?

不過轉念一想,他也不喜歡熊膽和熊掌。

嗯,還是皮好,拿去賣,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