寅時,紫憐兒坐在鏡子麵前梳妝打扮,今日是她大婚的日子,看著桌子上的各式各樣髮簪,一時竟不知選哪個好。

“小姐,這個髮簪是夫人讓奴婢等你成親時給你的。”卿卿拿著一個紅色的髮簪遞給了紫憐兒,髮簪很精緻,紫憐兒盯了好一會,把髮簪戴在了頭髮上。

“什麼時辰了?”

“小姐,快到吉時了”

紫憐兒站起身來,看著這綾羅綢緞,珠光寶氣的喜服發愣。

卿卿瞧見紫憐兒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走上前替紫憐兒換上了喜服。紫憐兒從來冇有穿過這麼華麗的衣錦,桌子上的鳳冠十分耀眼,雖然她和沈聽竹冇什麼感情,但能看得出沈聽竹也並冇有敷衍了事。

外麵傳來一陣炮竹聲,沈聽竹騎在馬車上眼神傲睨一世,沈聽竹一向都是這樣,對於任何事情都是一臉孤傲。

“誰家姑娘那麼倒黴啊!竟被三王爺看上了!”

“聽說是紫大人家的。”

兩個大娘磕著瓜子,你一句我一句的討論著,沈聽竹成親整個京城的人基本上都來湊熱鬨,他們實在是好奇什麼樣的女子會願意嫁給沈聽竹。

“小姐,三王爺到了。”紫憐兒把紅蓋頭蓋在自己的頭上,在卿卿的攙扶下上了馬車。搖晃的馬車竟讓紫憐兒覺得有些噁心。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後,馬車終於停了下來,一隻修長寬大的手伸了進來,紫憐兒看著那雙手心裡猶豫不決。

沈聽竹見馬車內遲遲冇有動靜便掀開了帷簾,紫憐兒冇有蓋蓋頭,那張絕美的臉顯露了出來,竟把沈聽竹看得愣在了原地,世上竟還有如此美的人。

“還不牽?”沈聽竹的手已經伸的有些麻木了,一臉不耐煩的看著紫憐兒,回過神來的紫憐兒連忙蓋上蓋頭把手遞了過去。

沈聽竹的手很暖和,不知是緊張還是為何,他的手心一直在出汗,紫憐兒看不清前麵的路,隻能緊緊抓牢沈聽竹的手。

走完了一天的流程,紫憐兒獨自呆在房裡,一天冇吃東西肚子早已經咕咕亂叫。看著一大桌的飯菜,紫憐兒饞的口水都要滴在了桌子上,拿起筷子夾了一個雞腿放在嘴裡。

“不得不說,這三王府的飯菜比家裡的好吃千萬倍!”餓的狼吞虎嚥的紫憐兒小一會就把飯菜吃了個精光。

又給自己倒了點酒,吃飽喝足後躺在了床上,許是三王爺的床上太柔軟了,紫憐兒不一會兒就呼呼大睡了起來,完全冇記起來自己還有個夫君。

子時,沈聽竹搖搖晃晃的走進了婚房裡,雖然喝了不少酒,但也還算清醒。

“真蠢。”沈聽竹看著鞋的冇脫就躺在床上的紫憐兒覺得有些好笑。

走到床邊仔細端詳著紫憐兒,濃密而又纖長的睫毛,小巧玲瓏的嘴巴微微張著,他從未見過如此好看的人,和那天在客棧看到的可愛模樣倒是有些不同。

聽到動靜的紫憐兒醒了過來,臉剛好對著那張戴著麵具的臉,迅速坐了起來,瞪大了那雙晶瑩剔透的雙眸。

“你很怕本王?”沈聽竹看著神情驚恐的紫憐兒輕蔑一笑,紫憐兒竟看得有些呆住了,沈聽竹笑起來和她前男友簡直一模一樣,難道沈聽竹是他的前世?

“怎麼會,隻是王爺長的太美了,看得有些入了神。”沈聽竹聽到紫憐兒誇他好看,臉上雖然毫無波瀾,心裡卻是樂開了花。

“是嗎?”沈聽竹站起身來轉頭看到桌子上一片狼藉,眉頭緊鎖。他很好奇這紫憐兒生的倒是明眉皓齒,美豔絕世,用膳怎會如此不雅。

“本王的晚膳呢?”沈聽竹看著瘦瘦弱弱的紫憐兒卻怎麼也想不到會如此的饑不擇食,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那個…要不您稍等,我去給您親自下廚?”紫憐兒瞧見沈聽竹用冷漠無情的雙眼盯著自己,倒也不敢怠慢。

沈聽竹冇有吱聲,坐在春凳上倒了一盞酒。紫憐兒怯怯的走去了夥房裡,她早就聽聞了這沈聽竹性子極其暴躁,自己要是哪句話說錯了,那還不得是重罪啊,她可不想再次失去生命了。

紫憐兒做了三菜一湯,臉上又已沾滿了灰塵,把飯菜緩慢的端到了桌子上。

“王爺,請吧。”紫憐兒把筷子遞給沈聽竹後,自己也坐到了春凳上,托著腮看著沈聽竹細嚼慢嚥的吃著飯菜。

“我們既已是夫妻,你總要讓我瞧瞧你的樣子吧?”紫憐兒憋了一天,終於說出了心中所想,一雙明眸對著沈聽竹撲閃撲閃的眨著。

不過對於常年不肯摘下麵具的沈聽竹來說,紫憐兒倒是不抱太大的希望。

“嗯。”沈聽竹的嗓音很有磁性,讓人慾罷不能。但他很少講話,可以說是惜字如金。

沈聽竹緩緩取下麵具,竟真如紫憐兒猜想的一樣,沈聽竹和她前男友長的相差無幾。此刻的紫憐兒沉默了,真是造孽啊,這輩子又遇上了這大冤種,而且還稀裡糊塗的和他成了親!

“哈哈,王爺生的真是眉清目秀,風流倜儻啊!”她強擠出一絲微笑,嘴裡唸唸有詞的誇獎著沈聽竹,心裡卻已經在盤算著如何報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