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惡婆婆後,致富從基建開始》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穿成惡婆婆後,致富從基建開始》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花想榕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李翠玉莫建生,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穿成惡婆婆後,致富從基建開始》 第2章 免費試讀

第2章

不利因素太多,李翠玉決定主動出擊,比如把莫莉拎出來,讓大隊長問莫莉,剛剛大家進門的時候,劉老生是不是被她拿著掃把趕出去的。

“莫莉,彆怕,你柳叔在,老實說就行了。”大隊長也知道李翠玉是個什麼德性,站在莫莉麵前,放軟了語氣,耐心地問著。

莫莉十分怯弱,她望望大隊長,望望莫建生,又望瞭望李翠玉。

李翠玉道:“看**嘛?事情是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隻要有人摸著良心說話,彆汙衊我就行了。”

莫建生直接告狀:“大隊長,她威脅我妹妹。”

大隊長看了李翠玉一眼。

李翠玉無奈:“大長隊,如果讓人摸著良心說話,那也叫汙衊,那我還真冇什麼好說的。”

“好了,建生,那是你大伯孃。”大隊長提醒莫建生,李翠玉是他的長輩,他們還在她手底下生活,彆得罪死了。

李翠玉:哦,原來我是這小子的大伯孃。

那麼問題來了,我一個當伯孃的人為什麼能夠賣掉隔房的侄女?

他們爹孃呢?

就算爹孃不出麵,爺爺奶奶呢?

總不能原生那麼厲害,除了大隊長,冇一個管得住的吧?

莫建生有些不服氣,就是覺得莫莉被威脅了,但大隊長都這麼說了,他還要靠大隊長撐腰,隻能咬下嚥下,然後小聲囑咐莫莉:“不要怕,大隊長會替我們做主。”

冇有人知道莫莉在猶豫什麼,她猶豫的是,她到底應不應該說實話。

說實話,那她就是替大伯孃做了證;可要是說謊,那......

“是,”莫莉低下了頭,不敢看莫建生的眼睛,“大伯孃說的是真的,他確實是被大伯孃用掃把趕出去的。”

莫建生那叫一個著急:“莫莉,你彆怕啊,我都說了,大隊長會替我們做主,你怎麼還......”

“哎哎哎,莫建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李翠玉鬆了口氣,覺得這小姑娘還是挺有“良心”的,見莫建生開了口,連忙打斷,“你自己的妹妹,你還不信了?那劉老生,就是被我拿掃把趕出去的。你要不信,你問你妹妹,我拿掃把趕人的時候,是不是說了,我不同意把你妹妹賣給劉老生?”

莫莉低著頭,小聲道:“是。”

莫建生急得直跳腳,他想跟大隊長說,他妹妹肯定是被威脅了,要不然不可能幫那個老虔婆說話。

然而,李翠玉見情勢正朝著有利自己的方向發展,怎麼可能會讓莫建生跳出來搞破壞?

李翠玉直接對大隊長說道:“聽到了冇,大隊長,莫莉親口說了,我不僅拒絕了劉老生想拿錢買莫莉的要求,還拿掃把把他趕了出去,這件事情足以證明我的清白。”

“不是這樣的,我妹妹她......”

李翠玉提高了嗓音,搶著說道:“大隊長,他們喊我一聲大伯孃,都是親戚,我總不能害他們吧?這鄉裡鄉親的,那麼多人看著,我要乾了這種事情,以後還怎麼出去見人?這小子不知道怎麼的,對我有誤會,老是不相信我,你可是成年人,又是大隊長,你肯定擁有明辨是非的能力,我的清白就靠你了。”

李翠玉也知道自己這樣做有些“噁心”了,但為了生存,她也隻能硬著頭皮踩著一個小孩子上位了。

她不是原主,她肯定乾不出原主賣侄女的事情,隻要這事過了,她以後肯定會想辦法“補償”他們。

事情已經到了說種份上,大隊長還能說什麼?

清官難斷家務事,大隊長在心裡歎了口氣,說道:“莫大娘,既然你知道你是他們大伯孃,那你以後就對他們好一點。他們爹孃去世得早,又是你一手養大的,都養這麼大了,又何必呢?送佛送到西,也就差這一步了......”

我就說嘛,怎麼這麼大的動靜,他倆的爹孃冇現身,原來他倆是原主養大的啊。李翠玉恍然大悟,不過臉上冇有露出來:“瞧大隊長說的,人都養那麼大了,我還能把他們吃了不成?我也不知道莫建生為什麼這麼說我,也許是有人在他跟前說我壞話,讓他聽進心裡麵了。這年頭,哪家的日子好過?”

餘光從眾人的身上掃過,冇有幾個穿的衣服冇有補丁的,說明現在生活條件不太好。

生活條件不好,還養了那麼多張嘴巴,原主想賣侄女換吃的,也正常。

李翠玉繼續說道,“我是想對他們好,可也要看看家裡是個什麼條件啊?大隊長,你要說我對他們不好,我認,但你要說我對他們有什麼壞心,那我可就不認了。”

“我要是有壞心,他們能夠順利長這麼大嗎?半大的小子好唬弄,還是幾歲大的小孩子好賣?”

“這事長眼睛的人都知道好嗎?”

......

大隊長冇有跟李翠玉爭辯,現世如此,哪家日子都不好過。

他要真替莫建生、莫莉做了主,得罪了李翠玉,以後這兩孩子怎麼生活?總不能讓村裡養吧。

與其成為冇有人照料的孤兒,還不如讓他們再熬熬,也就兩三年的時間,等他們結了婚了,分了家了,李翠玉也就不能拿他們怎麼樣了。

大隊長替莫建生、莫莉兄妹倆說了幾句二話,讓李翠玉彆怪罪他們,還囑咐兄妹倆以後多乾點活,彆惹大伯孃生氣,便帶著一群人離開了。

莫建生還以為大隊長能替他們做主,結果鬨了半天,得了那麼一個結果,當場氣得不行。

他指著李翠玉的鼻子破口大罵,告訴她,彆以為她的陰謀得逞了,他會盯著她的,大不了大家魚死網破,誰也彆想好。

莫莉嚇得要死,連忙拉扯莫建生的袖子,讓他少說一點。

大隊長他們都不在了,他再這樣罵,這不是討大伯孃打嗎?

自己好心冇好報,還被莫莉扯後腿,莫建生心情能好纔怪了,衝著莫莉就凶道:“你拉**什麼?我好不容易把大隊長請了過來,替我們做主,你倒好,替這個老虔婆說話,你的腦子呢,非要等以後老虔婆把你賣了,過的不是人過的日子,你才長記性是不是?”

“不是,二哥,我冇......”說謊。

“不是什麼不是?你剛剛自己說的話,你都忘了嗎?你有點腦子行不行?你到底站在哪邊的?”

莫莉眼淚汪汪的,覺得自己委屈得不行。

大伯孃是對他們不好,但她也冇說謊啊,最後大伯孃確實反悔了,不準備賣她了啊。

兄妹倆吵架,李翠玉本來不想看,一看莫建生把氣都撒在了一個無辜的小姑娘身上,有些看不慣了。

她一把把莫莉拉到了自己身後,衝莫建生說道:“有火去彆處撒去。你妹妹又冇得罪你,你凶什麼凶?有本事對著外人凶啊,自家窩裡橫,像個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