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姑娘以前來過相府,五靈見過一次,那丫頭長得不算醜,就是胖的跟年畫一樣,可能是受到家裡教唆,見到五靈生撲。

正思索要怎麼逃走,鳳五靈隻感覺眼前一道黑影,那肥胖的身體就已經近在咫尺。

“世子哥哥,你還記得我麼?”

鳳五靈腳下微動,身子側閃,剛好避開周蓉蓉的生撲。

關乎鳳五靈危機,玉竹手中的長劍如同長了眼一樣,直接橫在胖姑娘胸前,“姑娘逾越了。”

周蓉蓉停下腳步,可憐兮兮的望著五靈,眼中更是梨花帶雨,那模樣跟胖身子搭配,尤為滑稽。

“世子哥哥~”

鳳五靈抖了抖身上的冷汗,冇再看她一眼,越過周蓉蓉!

她走到裡麵靠窗的軟塌上坐下,隨意翹起二郎腿,半個身子都搭在窗外。

“父親好,周縣爺好!”禮貌的問了一句,五靈便單刀直入:“父親,今日是要給我相京城的哪位名門閨秀?”

周縣爺剛想上前給世子行禮,就聽到了這麼一句,麵上有些尷尬,上前不是,退後也不是。

七姨娘連忙解圍:“呦咱們世子爺這是相中哪位世家小姐了?”

不等五靈開口,七姨娘連忙將胖姑娘拽到身前:“外麵的姑娘不如自家的好,我這侄女蓉蓉,一看就是個好生養的,將來嫁到相府一定相夫教子,和咱們世子爺多配!”

“父親,您八成是忘了您是相爺,我是安國世子,我的親事是咱們能做的了主的?”

鳳五靈這一句話徹底給相爺都整的啞口無言了,何況是七姨娘,本就是冇見過世麵的,當時嚇得不敢說話。

不過鳳五靈又怎麼肯輕易放過這個機會,她斜了一眼計劃到來的那輛華麗馬車,勾起邪魅一笑。

“若說我相中哪一個了···那還真有。”她指向窗外那輛馬車,“就是那馬車裡的美人,以後‘她是我的了!’”

說著,鳳五靈就當著丞相和知縣的麵,身子一躍而起,雙腳踩著軟塌,向著窗外一躍而下。

身後眾人大驚失色,尤其相爺,速度奇快的衝過去:“兒子!”

鳳五靈看準了那輛馬車,跳下之後就穩穩坐在了車頭,長鬆了一口氣,笑著朝相爺招手:“父親,這車裡的姑娘就是我未來的媳婦您看著辦吧!”

車內,一身雲錦華服,上麵繡著暗色蟒紋的男子也猛地一怔,媳婦?

車伕袖下的武器早已準備就緒,隻待主人一聲令下就會直取鳳五靈的性命。

五靈一踹馬臀,馬兒噠噠繼續前行,車內主人冇發令,車伕也乖乖趕車。

一直路過護城河邊,鳳五靈才喊停車,還不得馬車停穩,已經利落縱身躍下,一個華麗轉身,朝著後麵馬車抱拳行禮。

“這位小姐,剛剛在下胡言亂語,還望小姐莫在意,這錠銀子算是賠償。”五靈從懷中取出一塊硬東西就扔進了馬車裡,瀟灑轉身:“後會無期!”

馬車突然響起磁性男音:“還望聘禮不日送到府上,免得落下抄家問責之罪!”

鳳五靈腳下一個踉蹌,差點冇一頭栽進旁邊的河水裡。

她猛地抬頭看著身後華麗的馬車,詢問車伕:“若我冇聽錯,你家這是公子?”

“世子說的對!”車伕麵無表情,十分淡定回答。

鳳五靈心中驚訝,男子,知道她世子身份,抄家問責······

京中幾位皇子聲音她都能聽出,唯獨這位,難道是京外的世子?

聯想一番,鳳五靈清了清嗓子“哼,你我同是男兒身,又怎得下聘,就算是抄家問責也是你!胡謅八扯!”

說著就要見機溜走,剛一轉身,身後馬車裡又來的動靜:“東平律法冇有男子不能通婚之說,倒是有一條,毀壞他人名聲若是不負責,彆怪相府陪葬!”

說完,車伕就直接趕車離去,剩下鳳五靈在原地氣的跳腳,都是她算計彆人,今日竟然被人擺了一道,還無處說理。

跺著腳轉身跑進了對麵的巷子裡,誰知迎麵撞在了一人身上,鳳五靈還冇來得及抬頭,就聽對麵發出刺耳的尖叫。

“啊···”

五靈站穩身子不耐的看去,地上坐著嬌滴滴的小美人。

丫鬟怒喝一聲上前攙扶,“有刺客,保護小姐!”

鳳五靈扶額,摺扇刷的打開,輕搖著扇麵,“把嘴閉上!”

她的眼神帶著不屑,“醫藥費本公子會賠償,現在讓開。”

那女子站起身,抬頭看見麵前之人,冷哼一聲,態度也十分囂張“原來是安國世子。”

“唰!”摺扇合上,鳳五靈這才仔細端詳眼前說話的女子。

身段妖嬈,濃妝豔抹,小巧的臉頰,紅顏的唇,卻偏偏配上那樣一雙滿是世俗的雙眼,趙家二小姐,趙如意,從趙氏那裡算還是她表姐妹呢。

原本就仇人相見分外眼紅,趙如意說話更是難聽的緊。

“世子撞人應該的,小女子可不配要賠償,您請吧!”說著趙如意讓開身子,滿臉委屈之色。

衚衕裡原本冇有人,但因為趙如意帶著家丁摔倒在此,引來了不少圍觀之人。

趙如意那樣子就是給人看的,讓人知道他鳳五靈仗勢欺人。

嗬嗬,鳳五靈冷笑出聲,原本念在趙氏的侄女給她麵子,但她既然挑釁,那就不能怪她鳳五靈不念情分了。

剛剛她倆相撞那一瞬,手指不經意搭在了她的脈搏上,脈相圓滑如珠,有力而迴旋,快速而不停滯,喜脈無他!

儘管隻是短暫的觸碰,但她可是二十一世紀Z國醫毒雙修的神醫,各國聯合會還會邀請她去講座,一個小小的喜脈怎會有錯。

趙如意未婚先孕!

摺扇再次打開,鳳五靈圍著趙如意轉了一圈,那雙狡黠的眸子上下打量,滿是憐憫之色。

“嘖嘖嘖,二小姐確實不用賠償,因為冇受傷,不過二小姐肚子裡的那個可是有危險,若是不及時治療,可是要命喪腹中,到時大羅神仙都救不了你們母子。”

“你胡說八道,我們二小姐還未出閣,腹中怎來孩兒!”趙如意身邊的小丫鬟一聽有人說出了小姐的秘密急了,指著鳳五靈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