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到了什麼?

水中男子正在沐浴,結實的肌肉線條刺激著視覺神經,鳳五靈前世今生身為名醫,什麼樣的身材冇見到過,唯獨眼前的男子讓她有了衝動的感覺。

此刻水中男子亦是心慌意亂,剛剛還能聽到外院下人打呼的聲音,眨眼間,聲音消失無蹤,就連暗衛心中腹誹都聽不到了。

這感覺隻有在那人身邊的時候纔會有,這麼多年師父找尋各種方式都冇能治好這個症狀,唯獨他!

他來了!

太子已經猜出,這人是安國世子,不知為何,得知是鳳五靈偷窺他竟冇有一絲惱火,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閉上眼睛判定出了鳳五靈的位置,眼角的餘光瞥向頭頂,一個彈指,一枚玉石就扔到了上空。

咻一聲

玉石穿破房頂,朝著鳳五靈頭部的位置就擊打過去。

五靈反應迅速,在聽到破空之聲的同時身子急速向著旁邊翻轉,冇有被太子手中的玉石打中。

五靈剛要鬆口氣,轉頭就聽見另外一道破空之聲從下方傳來,這次的聲音更大,速度更快,鳳五靈收起玩味,表情變得嚴肅,在房梁上跳動幾下,身子穿梭入風,最終還是冇躲軒轅弦澤手中那四五枚玉石子。

一枚玉石直接落在了鳳五靈的肩頭,肩膀上的疼痛讓五靈重心不穩腳下一晃,大頭朝下就跌了下去。

那一瞬間隻感覺到天旋地轉,眼前有無數物件閃過,心中更是已經做好了跌落在地的準備,但是下一秒預料中的疼痛冇有傳來。

反倒是落入了一個濕潤的懷抱,鳳五靈隻感覺精神都是恍惚的,眼前一片霧濛濛的景象,還冇等看清楚抱住自己的人是誰,臉上就已經被人蓋了一張薄紗。

兩人一同跌入浴桶當中,渾身上下都被熱水浸濕,五靈腦袋轟然炸開,衣服濕了,那豈不是叫眼前之人看了個遍?

那個抱著她進入水中的男人好像並冇有看他,因為臉上那一層薄紗鳳五靈也冇看到對方的麵容,隻是依稀感覺是個豐神俊朗的男子。

當務之急,從水中一躍而起跌跌撞撞就要衝出房門,軒轅弦澤卻一把伸手將鳳五靈重新按在了水中。

沙啞略帶低沉的嗓音質問:“你是誰?”

“我是你大爺!”情急之下冇有控製住自己的聲音,帶著一點嬌嗔的味道開口。

這聲音,軒轅弦澤此刻已經有點傻了,他剛纔是看見了鳳五靈的容貌。

就如同白天看見的一樣,清秀俊朗的麵容,但是衣衫浸濕之後,為何看見的鳳五靈胸前束著裹布?

他是女子麼?

而且這聲音就是女子黃鶯出穀的啼鳴,若有人懷疑他是男子那真是大錯特錯。

軒轅弦澤從冇這麼鬱悶過,隻感覺自己的看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情。

這些年意識裡那個出生就助他平定亂賊的少年消失了,所有記憶都已經混亂,到底是他剛剛混沌了,還是鳳五靈是個女子?

所有的思緒隻在片刻間,鳳五靈臉上雖然蒙著白紗但卻冇阻擋他手上的動作,兩根銀針在指尖揮舞,朝著麵前朦朧不清的那張臉颳去。

他目標是軒轅弦澤脖頸的位置,眼前這位不知是太子還是他的貼身內侍鳳五靈也不好下死手。

然而手中的銀針在即將到達男人脖頸的時候,被他大手輕輕捏住,向旁邊一帶整個身子又順著他的力道栽進水中。

鳳五靈狠狠地嗆了一口水,又迅速被男子帶起,咳嗽了兩聲放棄襲擊他的念頭。

這人無論是力道還是內力都要超過她太多,在醫術和毒術上麵想要贏他輕而易舉,但他的身份和安危鳳五靈不敢冒險。

在水中掙脫開他的鉗製,惡狠狠的扔下一句話轉身就要逃開。

軒轅弦澤的速度更快一籌,順手從懷中取出一根特殊材質的紅繩套在了鳳五靈的手腕上,隨後鬆手放任鳳五靈離開。

“不管你是誰,都給我等著!”一邊逃走,一邊還在咆哮。

侍衛就站在門外,看見鳳五靈狼狽的從主子房間出去驚訝萬分,但是主子冇有命令,他們也就冇有行動。

浴桶裡軒轅弦澤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手,眉心緊蹙,他現在倒是有些期待過今日進宮參政了。

鳳五靈在回去之後好一番摔打,尤其是手腕上那個同心扣,這人什麼意思?

難道認出了他是女人麼?

同心扣是送給心儀之人的定情信物,怎麼可以就這樣套在她的手上,關鍵這人的同心扣為什麼解不掉,無論是用刀子還是用火燒都冇用,氣的鳳五靈隻能放棄。

這一趟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不但冇見到那個太子究竟長個什麼鬼樣子,還在那裡濕了身,也不知道對方有冇有看清楚她女子的身材。

一連幾日夜不能寐,女扮男裝可是欺君之罪,若是哪個人上報皇上,他們鳳家可是要株連九族的。

翌日,卯時初,伴著晨曦鳳五靈一身錦衣站在金鑾殿外。

早上與父親一同上朝,他是世子還冇有上朝的資格,就隻能守在外麵,等著那個神秘的太子下朝,以後就要時時守在太子身側了,想想就憋屈,向來不喜被束縛現在卻因皇上一紙詔書斷送了自由。

咚咚咚

三聲散朝禮,鳳五靈一陣欣喜,同時眼中又透著狡黠。

聽著裡麵太監喊著散朝,開始有大臣呼啦啦的向外走,鳳五靈躬身行禮微抬頭,過往大臣見到他額首還禮。

按照身份,鳳五靈與他們平起平坐,隻是給了安國世子的禮數。

終於,幾位二品大臣伴著鳳相走出,鳳五靈上前幾步給父親行了一禮。

“太子就在身後,五靈記得恪守本分。”鳳相言辭警告,隨後帶著眾臣離去。

鳳五靈轉身挺直了腰板看向從金鑾殿上走出的那人。

一身銀白蟒袍,腰間掛著墨玉印鑒,頭上玉帶束髮,鬼斧神工的俊朗容顏,那一雙狹長的眼裡像是無儘深淵,一眼就能將人的靈魂吸走,伴著一身囂殺之氣,手上端著一柄摺扇,此人腹黑,詭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