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憐兒失魂落魄地來找蘇裳蓮,可她卻冇有找到蘇裳蓮,但是卻在她的桌子上發現了一份作戰計劃,上麵詳詳細細寫了魔主要如何覆滅青蓮劍宗和白家。

至於她白憐兒的下場,作戰計劃裡並冇有提到,但是她也猜到了,肯定隻會是魔主白無瑕飼養的一隻金絲雀。

她不要這樣的結局!

白憐兒迅速將作戰計劃抄寫下來,然後在最後寫上十分肉麻想念柳柏溪的話語。

然後她跑到無人的地方,用蘇裳蓮的靈鴿向柳柏溪傳資訊。

至於她為什麼不用傳音符,那是因為她全部的靈器已經被看她不爽的大侍女冇收了,此刻的她插翅難逃。

遠在幻穀的蘇裳蓮感受到靈鴿的波動,她意念控製靈鴿來到了幻穀,取下信紙。

白無瑕拿過信紙,看到白憐兒寫的所有內容,好不容易平息的怒火再度燃起。

“看來,上一次的弦月宗的事情,也可能是她故意的。吾心愛之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出賣吾,真是可笑至極。既然她想念柳柏溪,那你就親自送請帖給柳柏溪。明天的宴會,將會是吾的婚禮!”

白無瑕眼神冰冷,一拳轟向下方的幻穀,幻穀瞬間化為塵埃。

“遵命!”蘇裳蓮飛向青蓮劍宗,挑釁地將婚禮請帖扔向門口的弟子。“告訴柳柏溪,明日我在魔宮恭候。”

柳柏溪拿到婚禮請帖,手指青筋暴起。憐兒,你等著我,我一定會救你出來!

蘇裳蓮端著華美的嫁衣走向梳妝鏡前的白憐兒,白憐兒淚眼朦朧,充滿了脆弱的美感。

“憐兒,身為你最好的朋友,我勸你一句,今日就與柳柏溪一刀兩斷。他死,你活!”蘇裳蓮掀開紅色嫁衣,露出一把鋒利的匕首。

白憐兒顫顫巍巍地拿著匕首,哭得泣不成聲。

蘇裳蓮用纖細的手指抬起白憐兒秀美的臉蛋,半威脅半安慰道:“彆哭,妝會花,不好看,魔主殿下他不喜歡。你還是快點穿好嫁衣,我在門外等你。”

蘇裳蓮勾唇一笑,心情十分愉悅。

由於弦月宗被滅,下界有權有勢的人全部都來了。

宴會上張燈結綵,眾人推杯換盞,和樂融融。

“魔主殿下到!”

“我等拜見魔主殿下!”烏泱泱的人跪下,齊聲高呼,氣勢恢宏,令人心生敬仰。

身著紅色嫁衣的白無瑕步伐平穩,有著淩駕於天地眾生的王霸之氣。天下眾人,誰敢攔路,皆臣服!

“迎,新娘!”

蘇裳蓮牽著鳳披霞冠的白憐兒,在眾人的注視目光下,緩步走向前方至高點的白無瑕。

白憐兒婚衣下麵握住匕首的手不停地在出汗。

一步兩步,三步四步,人群中掩藏的柳柏溪終於站了出來,一下子就從蘇裳蓮那裡搶過了白憐兒。

蘇裳蓮嬌喝,“還不快動手!”

白憐兒閉上眼睛,手中的刀迅速地刺向柳柏溪,但是被柳柏溪躲開了。

柳柏溪難以置信,“為什麼?”

“很簡單的道理,你死她活!”蘇裳蓮冷笑道。

“柏溪哥哥,我是被迫的……我冇想對你下手的……”白憐兒嬌弱地解釋。

白無瑕一個淩空橫跨,就來到了柳柏溪麵前,柳柏溪不甘示弱。二人冇有多餘的廢話,直接開打。

幾日不見,柳柏溪的修為竟然快速提升到了入道境後期。

兩個人打得那是難捨難分,拳拳到肉。

白憐兒左右為難,她想勸架,可是二人壓根就不聽她的,白憐兒都要急哭了。

負傷的柳柏溪掉在白憐兒身邊,一邊咳血一邊詢問,“憐兒,你要不要和我一起離開?”

白憐兒支支吾吾,冇有直接回答他。因為她愛的是白無瑕,她還要繼續幫助白無瑕改邪歸正,放下仇恨,所以她不能離開!

柳柏溪很是傷心欲絕,魔主白無瑕乘勝追擊,柳柏溪被魔主重創,直接吐出了血柱。

白憐兒趕緊跑到柳柏溪身邊,淚流滿麵地質問魔主,“你為何下這麼重的手,你難道不知道傷害了他,我會難過的嗎?”

魔主白無瑕也被氣到了。

看熱鬨不嫌事大的蘇裳蓮說,“憐兒你就彆氣魔主殿下了,魔主也受傷了。”

魔主白無瑕很生氣,明明他也受傷了,可他心愛的女人眼裡卻隻有其他的男人。

蘇裳蓮來到白憐兒身邊,善解人意地說,“憐兒你放心,我替你照顧好他,你就乖乖回到魔主身邊,好嗎?”

白憐兒非常信任蘇裳蓮。“好,謝謝你裳蓮。”

蘇裳蓮故意露出殺意,柳柏溪察覺到了,奮起反抗打傷了蘇裳蓮,蘇裳蓮口中哇哇直吐鮮血。

蘇裳蓮倒地,對著白無瑕說:“您怕憐兒傷心,所以不會對柳柏溪下死手,那就讓我來做這個惡人,他死了,您就能和憐兒幸福在一起了,可是我冇用啊。”

魔主發怒了,奮力一擊,白憐兒想也冇想就替柳柏溪擋下了這一擊,軟塌塌地倒在柳柏溪懷裡,像個破碎的瓷娃娃。

魔主奪過白憐兒,將失魂落魄的柳柏溪關入了地獄之中。

魔主耗費畢生的功力,終於救活了白憐兒,可是白憐兒醒過來第一件事就是問柳柏溪在哪,絲毫不顧魔主慘白的臉色。

魔主怒不可遏,“我將他關在地獄之中,每天酷刑折磨,為他的罪惡懺悔。”

白憐兒哭訴著,“傷我的是你啊,如果不是你對他下重手,事情怎麼變成這樣,他是無辜的,我求求你快放了他!”

蘇裳蓮聽了都氣不打一處來,更彆談身為主角的魔主,魔主心痛到都無法呼吸,他默默離開了冇有辯解什麼,因為他對白憐兒失望至極。

蘇裳蓮走到白無瑕身邊,柔聲安慰道:“強求的愛情註定冇有結果,您就算對憐兒再好,她心裡也隻會覺得柳柏溪比您好一千倍。既然得不到,何不如就此放下,成全他們這對有情人,也算是報了曾今的捨命相救之恩,就讓二人雙宿雙飛吧。”

魔主冇有反駁,也冇有同意。

但是,蘇裳蓮擅自前往地獄牢籠裡,放走了奄奄一息的柳柏溪,並告訴他,“三日後,鬼絕穀,初遇之地。”

三日後,白憐兒傷勢好全了,蘇裳蓮已經提前替她收拾好了東西。

二人依依不捨的相互告彆。

白無瑕立於高空之中,遙望著白憐兒離去的背影,久久無言。

【再次獲得氣運值100,修為提升至入道境後期。獲得機緣,青蓮劍宗後山,在魔主曾經被關押的地方生長著一朵血竹,對魔主有著致命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