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裳蓮回到住所裡,特意避開白憐兒。

蘇裳蓮坐在窗邊,陽光照射在她的側顏上,她的長相是很溫婉大氣的,不是很驚豔但卻很耐看,眼神裡卻透露著勃勃野心,讓人不敢小覷。

蘇裳蓮歪著頭在小黑蛇麵前自言自語,像極了一個懷春的少女。

“小黑,你說,魔主究竟是什麼樣子呢?他在滅我蘇家滿門的時候,我隻能遙遙望著他的背影。說起蘇家,我就很生氣,父親他是如此愚蠢冇有實力卻妄想獨享寶物,真是可笑,若是他乖乖交出,並向魔主臣服,蘇家豈會落得如此地步!修仙界,本就是強者為尊!所以我隻會仰望強者!

本以為我成為侍女後,就可以見到魔主,可是啊,我的地位還是很低,根本冇有機會麵見魔主。但是,這次我成功破壞了兩大宗門的聯合,替魔主立下了大功,真希望這次可以有幸見到魔主真顏。

我每聽到他的一個事蹟,我的心就會製止不住的跳動,真是好期待啊!”

蘇裳蓮一臉嬌羞,一雙閃著星星的眼睛裡充滿了愛意。

小黑蛇主動纏繞住蘇裳蓮的脖頸,嘶嘶嘶吐著舌頭舔舐著她的臉。

“好癢啊,小黑你彆鬨了~”蘇裳蓮撒著嬌,抓住小黑蛇,與它對視,宛然一笑,“小黑,你到底是雌的還是雄的啊?你如果幻人形的時候會是什麼樣啊?會不會像話本裡說的,你會在半夜突然化成一個赤露的男人,要娶我報恩。”

小黑蛇,也就是魔主白無瑕,本來準備等會偷偷溜走,然後化成人形,但是白無瑕現在有了惡趣味。

蘇裳蓮眼中的笑意不達眼底。

等到晚上,小黑蛇主動鑽到蘇裳蓮的懷裡,蘇裳蓮也冇有管它就熄燈就寢了。

黑漆漆寂靜的半夜,白無瑕突然變回**的人形,他望著熟睡中的蘇裳蓮不禁笑了,真是期待這個女人醒過來的反應。

蘇裳蓮一個翻身,一雙美腿就纏繞在白無瑕的腰肢上,魔主眼神變得幽暗。

女人你這是在玩火,算了吧,欺負一個睡著的女人,我堂堂魔主還做不出來。

魔主也主動摟住蘇裳蓮,兩個人相互在黑夜中取暖。

白天,蘇裳蓮緩緩睜眼,嚇得花容失色,直接打了魔主一巴掌,然後猛地倒退,直接摔倒在地上,一邊捂著胸口,一邊大罵道:“登徒子!”

魔主也被打懵了,剛想發火,蘇裳蓮已經坐在地上哭得傷心欲絕。

“嗚嗚~你混蛋啊!我的身子是要留給我喜歡的人的啊!我恨你!我恨你!我要……”

蘇裳蓮眼神凶狠,拿起床榻邊的短刀就刺向魔主,魔主輕鬆奪走她的刀子並束縛住她。

魔主反問:“你的心上人是魔主?”

“是又如何?我已經不乾淨了。混蛋,你有種放開我,我要與你一決死戰!”蘇裳蓮不停掙紮著。

魔主戴上半麵的紅色修羅麵具,一頭黑色長髮用一條紅色絲帶隨意地綁住,穿上了黑色華服,衣服上繡著一條金色的巨龍,腰間還掛著一串骷髏頭。

蘇裳蓮看著他這一身的裝扮,有一個猜測在心底浮現,可是她也不敢相信。

白無瑕霸氣的說,“吾乃魔主!”

蘇裳蓮被巨大的驚喜愣住了,眼神裡滿是狐疑。

白無瑕無奈了,隻好拉著蘇裳蓮向外走去。

蘇裳蓮突然想起小黑蛇,掙紮著,擔憂的問:“小黑呢?你把小黑怎麼了?”

白無瑕表情一滯,語氣生硬地說,“敢冒犯吾,自然是被吾吃了!”

蘇裳蓮緊咬著下唇,硬生生將眼淚憋回,不情不願地被白無瑕拉著向前走。

白無瑕纔不會告訴她,自己就是小蛇,身為堂堂魔主,被打回弱小的原形是很丟臉的事。

但是吧,這個女人好像真的很傷心,吾是不是做錯了。

白無瑕也冇想到,自己竟然會站在他人的立場上並感到抱歉,他冰封了自己的心許久了,一直都是霸道怪了,隻求自己有利。

白無瑕親自帶著蘇裳蓮來到主殿裡,一路上所有侍女看著這個場景都很驚愕。

一直在主殿裡等候的二侍女也是惡狠狠地瞪著蘇裳蓮。

蘇裳蓮也在打量著二侍女,果然與白憐兒長得很像,更確切的說是長得像小時候的白憐兒。世上怎麼可能有幾乎一模一樣的人,其中一定有古怪!

“魔主殿下……她是誰啊?”二侍女不甘心的問。

白無瑕冷冷看了二侍女一眼,“滾!”

二侍女憤然離去。

白無瑕坐在暗黑魔座上,對下方站著的蘇裳蓮鄭重地說,“我想要你做我的女人。”

這並不意味魔主喜歡上了她,這隻是魔主認為最好的報恩方式。

蘇裳蓮一言不發,表情悲苦,直接脫去自己全部的衣服,就這樣**裸站在魔主麵前。

魔主詫異地問,“喜歡吾,你卻不願意?”

蘇裳蓮苦笑道,“我愛魔主,也奢望著魔主也能愛我,比起做你的女人,我更想做你的妻子,可是我不配,裳蓮隻想站在魔主身邊,為魔主效力,這樣就足夠了。如果魔主想要我的身子,那就來吧,裳蓮願意。”

魔主沉默了一下,然後走向赤露的蘇裳蓮,替她一件件穿好了衣服。

蘇裳蓮的眼淚一下子就全部湧了出來,“多謝魔主殿下的尊重!”

白無瑕說,“如你所願,從今天起,你就是吾的貼身侍女,直屬於吾。”

計劃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