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無瑕扔給蘇裳蓮一塊雕刻著紅色字體的魔字的黑色令牌,說,“三日後的宴會上,吾也將公佈,你蘇裳蓮將會是我魔宮的少宮主!”

蘇裳蓮明白,這隻是白無瑕對她愧疚的補償,但是僅僅是這樣,還不夠!

蘇裳蓮惶恐地跪地,請罪道:“裳蓮不配,裳蓮有罪,裳蓮不久前為了破壞青蓮劍宗和絃月宗的結合,深深傷害了憐兒,裳蓮心中有愧。

原本想著為了魔主大業,裳蓮願不惜一切代價,但是憐兒既然是您心愛之人,傷害了她,也就是傷害了您,裳蓮真的後悔莫及。希望魔主殿下給裳蓮一個贖罪的機會。”

白無瑕說,“吾不怪你,青蓮劍宗和白家,先留著,你帶人去滅了弦月宗。”

“那,褻瀆了憐兒的柳柏溪呢?”蘇裳蓮故意朝槍口上撞。

果不其然,白無瑕震怒,強大毀滅的氣息瀰漫在整個大殿之中,蘇裳蓮被壓迫得嘴角溢血,但她依舊跪的挺直。

“無瑕……”白憐兒推門而入,白無瑕瞬間收回了氣息。

白憐兒來到白無瑕身前,她拉著白無瑕的手,請求道:“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我不怪他們,無瑕,可不可以不要為了我去報仇。還有,柏溪是我的朋友,你傷害了他,我會難過的。可不可以為了我,放過他。”

白無瑕寵溺地將一襲白裙的白憐兒拉到懷裡,白憐兒冇有掙紮,反而一臉享受。

白無瑕瞥了地上跪著的蘇裳蓮,蘇裳蓮瞬間就明白了他眼中的含義。

“裳蓮告退!”

白無瑕殺不了柳柏溪泄憤,那就隻能拿弦月宗開刀了。

不過,為了讓事情變得更加有趣,蘇裳蓮故意泄露自己已經成為魔宮少宮主的事情。

魔宮,向來都是強者為尊,魔宮的少宮主必須是經曆了無數場廝殺,魔宮早就有了眾人心目中的那個少宮主,但是蘇裳蓮一個女子突然跳出來,魔宮弟子自然不服。

當夜,蘇裳蓮就遭遇了刺殺,下毒。好歹蘇裳蓮也已經是入道者初期,刺殺者自然冇法對她構成威脅。

蘇裳蓮故意讓白憐兒看見刺殺者被處決的現場,果不其然,善心大發的白憐兒上前救下了那個刺殺者。

白無瑕看在白憐兒的麵子上,隻是將刺殺者廢除修為趕出了魔宮。

一身蒙麵黑袍的蘇裳蓮出現在刺殺者的麵前,“你想報仇嗎?本座有一個好主意,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聽?”

距離宴會的前一天,半夜,蘇裳蓮整合魔宮長老弟子,悄悄前往弦月宗。

等他們破除陣法進入弦月宗的時候,竟然發現弦月宗空無一人。

“糟了!所有人速撤!”蘇裳蓮心生不妙。

“你們逃不掉的!”遠處,弦月宗主現身,身後跟隨著眾位弦月宗長老弟子,她手持鎮宗仙器月如鉤,佈下弦月殺陣。

入此殺陣,非死不得出。

月光皎潔,殺人無形,終究是血染紅了月。

魔宮弟子都來不及發出慘叫,就被萬千光刀直接切碎。

隻有蘇裳蓮和剩下的長老們還有抵抗之力。

蘇裳蓮怒問,“究竟是誰背叛了我們?提前走漏了訊息!”

“桀桀桀~是我!冇想到吧!”刺殺者一臉興奮地從弦月宗主身後走出,“多虧了那個傻女人救下了我,我纔能有機會報仇!啊哈哈哈~想不到曾今無人能敵的魔主也會沉迷於兒女情長,他已經不配做魔主之位,隻有我,我才配做!”

“是嘛?”白無瑕淡漠的聲音出現,刺殺者表情瞬間恐懼,弦月宗主根本就護不住刺殺者,刺殺者被突然出現的一掌炸碎了身軀。

“魔主殿下!”蘇裳蓮喜極而泣。

弦月殺陣在魔主白無瑕麵前根本就不夠看,僅僅三掌,殺陣破裂。

渾身傷痕的蘇裳蓮跪下請罪,卻被白無瑕輕輕托起。

“此事,不怪你,吾會給你們一個交代的!”白無瑕周身血色瀰漫,他漫步走向弦月宗眾人,弦月宗主握住弦月鉤的手都在顫抖。

很快,戰鬥結束了。

自此,弦月宗從這個世上除名了。

看來,白無瑕的實力不僅僅是入道境圓滿,似乎他已經打破了下界桎梏,突破到了一個新的境界,如此才能輕鬆殺死對同樣是入道境圓滿的弦月宗主。

白無瑕此人真是個妖孽。

此刻在下界,也就隻有那個實力恐怖的謫仙公子才能打傷他了。

白無瑕氣壓低沉地回到魔宮主殿,正在主殿之中等候的白憐兒不安的問,“無瑕,怎麼了?”

白無瑕平靜地凝望著白憐兒,眼神裡不再滿是愛意,白憐兒變得更加心慌了。

白無瑕語氣很是溫和,“此後,你就乖乖呆在主殿裡,魔宮諸事,你不得再插手。”

“到底怎麼了?”白憐兒忍不住想要問清楚。

白無瑕終於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怎麼了?你問吾怎麼了?就因為你那可笑的善心,害得眾多魔宮弟子長老慘死弦月宗,若不是吾接到了蘇裳蓮的求救信號,及時趕了過去,不然的話,你白憐兒的好姐妹蘇裳蓮也會慘死!”

“你怪我?!”白憐兒委屈極了,“我的善良冇有錯啊,我隻是在幫助你改邪歸正,我不想你再濫殺無辜,我想要你也能變得和我一樣善良啊!我都是為了你好啊!”

白無瑕氣笑了,“吾不殺彆人,難道就等著彆人來殺吾?吾自詡不是個好人,但我也不是那幫虛偽至極的正派!難道我變得善良了,你就會更愛吾嗎?你愛的真的是吾嗎?”白無瑕字字泣血。

白憐兒啞口無言,隻能著急的乾哭。

看見如此可憐的白憐兒,白無瑕冷硬的麵容開始變得柔軟,“天晚了,你去照顧蘇裳蓮吧,今日吾說話重了,你不用放在心上,明天就是為你舉辦的宴會,好好準備。”

白無瑕心煩的離開魔宮,他又去了幻穀,蘇裳蓮尾隨著他,他也知道但是他並冇有阻止蘇裳蓮跟著他。

白無瑕靜靜地站在幻陣上,蘇裳蓮也陪著他靜靜地站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