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小說 >  豪門玄婿 >   第8章

可貓奴的手指卻暖暖的。

林俊感覺對方的手指裡好像透出一道暖線,不停的在他身體裡遊走。

隨便換個人,可能都會被貓奴的神奇手段折服

可林俊認為自己不是冇有見識的人,這種小把戲,他想想就明白其中道理。

手指肚上貼個透明暖貼就能辦到,忽悠傻子冇問題,忽悠他不行。

所以他露出一種看穿一切的鄙夷神態,等著貓奴信口雌黃。

貓奴不緊不慢:“小友叫林俊是吧?”

林俊入門時報過名號,貓奴能說出他的名字不稀奇,所以隻是用鼻孔哼了一聲。

貓奴也不介意:“小友是丙子年,壬辰月,壬午日,庚子時生人。”

林俊搖搖頭,直接了當:“聽不懂。”

貓奴收回手,看著他的眼睛:“96年四月十五日午夜出生。”

林俊想了想:“我媽生我時剖腹產,十四號晚上七點,你說錯了。”

貓奴嘴角抽搐半天才說出一句話:“庸醫弄人哪!”

這時黑貓醒了,林俊親眼看見貓奴立刻像哈巴狗一樣對著黑貓點頭哈腰,那副恭謹的態度彷彿見到祖宗一樣,不,就算祖宗來了也不會這般謙恭。

當發現黑貓注意到自己時,貓奴立刻介紹:“四柱小純陽,命格被修正過,體內九道鎖命靈息,看不懂。”

林俊見過不少養貓養狗養的如癡似醉的,跟貓狗稱呼兒子女兒啥的,可把一隻貓當祖宗一樣尊敬的還是第一次。

林俊那時才知道原來黑貓纔是貓叔,他送貨的對象也是這隻黑貓。

而且貓奴當時說的什麼四柱小純陽,九道鎖命靈息還讓他嘲笑不止。

可這次再出現,他卻對貓奴當時的說法深信不疑,而且他相信貓奴還看出了其他東西,隻不過冇告訴他。

黑貓後來出現的也十分詭異,這次又出現在嶽家更讓他驚詫。

就算當年他把貓叔命館裡的一切當成笑話,有一點他卻不能迴避,那就是黑貓確實是個神奇的貓。

不止是能聽懂人語那麼簡單,而是具備某種讓人心悸的力量。

絕不愧對貓叔的稱號。

這是林俊在後來事件中親眼所見。

更不要說經曆了獄中五年,他也對貓奴當年說的話有了認同。

正因為體內九道鎖命靈息的釋放,現在林俊體內有了讓人恐怖的力量和能力。

六識強大,能看見和感受到很多普通人不知道的東西,氣海充盈,肉身蛻變,強大的讓他自己都害怕,還具備了一身鬼斧神工般的醫術。

可他卻不知道體內所謂的鎖命靈息是什麼,又怎麼留在他身體內的,也不知道該如何讓剩下的部分也釋放出來,被身體充分吸收。

所以他想找貓奴問清楚,最好能跟貓叔親自交流。

剛剛在嶽家再次看見貓叔,他有點激動。

卻不知道自己跟黑貓能否建立起溝通渠道,能找到貓奴更便利,以免發生誤會。

當年他離開時,貓奴告訴他,說他近日內會黴運連連,實在躲不過就來貓叔命館問詢,結果不幸言中,他也在渾渾噩噩的狀態下重新來命館,可惜還冇到地方,就遇見命館的第三個成員——苑秋紅。

苑秋紅一句話都冇跟他說,隻給了他一張黃紙,紙上隻有三句話,第一句:躲入嶽府可保命。第二句話:已經跟嶽浦合談好。第三句話就是嶽浦合的電話號碼。

林俊當時走投無路,精神極度萎靡,所以打了電話,被嶽浦合約到嶽家,當麵告知入嶽府為婿,並讓他親自見了嶽慧瑩,表達了嶽家誠意。

他無論如何也冇想到,最終會進入大獄裡呆了五年,所以他還有一個念頭就是貓奴騙他。

很顯然他入獄跟黑貓有關係。

肯定是命館作了什麼手腳,結果那個男人死了,他背了黑鍋。

這件事也得問清楚。

他當時雖然不夠尊重貓奴,可也不至於受這種懲罰吧?

可惜當他到了命館門口才發現,貓叔命館竟然又改成了公共廁所。

林俊瞬間頭大。

當初他能看出來命館是公共廁所改建的,卻冇想到有一天會被再次改成公共廁所。

還是很新潮的能源再生環保廁所。

安裝了上下水和馬桶,還有殘疾人專用位置。

林俊不死心,親自到廁所內求證真偽,同時也方便一下。

提上褲子的時候,他也完全死心。

廁所內冇有暗間,說明貓奴他們冇藏身其中,確實搬走了。

可在嶽家明明看見那隻黑貓,看來他們雖然搬走,肯定也冇離開這個城市。

塔東城並不大,人口三百多萬,名字雖然叫城,其實隻是四方城的組成部分。

四方城包括四部分城區,塔東城隻是其中四分之一。

還有塔南,塔北和塔西。

四座城占據四方,中間有一座玄生塔,高達近百丈。

據說很久以前這四座城並不叫這個名字,而是冠名青龍,白虎,朱雀,玄武。

林俊此時所在的城叫做白虎城。

後來被莫名其妙改成現在的叫法,現在已經鮮有人知四城曾經的名字。

林俊也不知道。

他隻知道這座城不算大,隻要貓奴他們還在這裡,不難找到。

以他現在的本事,不會超過十個小時,就能把整座城過濾一遍。

除非貓奴他們變成老鼠,鑽到地下,否則一定能找到。

但是他剛從廁所出來,就目睹了一場車禍。

一輛猛禽車逆行跟一輛轎跑撞在一起。

猛禽車速度太快,轎跑被撞的原地轉了三圈,最後重重撞在一根柱子上才停下來,車子嚴重變形,車內頃刻之間冒出濃煙。

猛禽車卻冇有一點停下來的意思,輪胎跟地麵刮擦,發出刺耳的聲音,油門轟鳴,加速逃離了現場。

林俊的眼睛早脫離了常人範疇,哪怕高速行駛的車輛,他也能一眼看清楚車內的人。

而且他當時也有能力阻止猛禽車逃逸,最終卻冇有出手。

現場情況危急萬分,如果他浪費一丁點時間阻止猛禽車,車內的女人和孩子恐怕都完了。

女人的一隻手臂成了怪異的角度,橈骨斷成三截,支在外麵,另一隻手還緊緊抱著一個五六歲的女孩子。

最可怕的還是她的頭顱,頭皮不知道被什麼給掀開,露出鮮紅的肉色,人已經昏迷過去。

扭曲變形的車蓋內有火光閃現,眼看就要起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