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磅礴的夜晚,夜色昏暗,周圍充斥著一股濃鬱的血腥味,隻見幾個人抬著一個渾身是血的人往亂葬崗丟了去。

“兄弟們,解決完了,撤吧!”

“老大,我們這樣做,若是被洛家發現了,我們會不會冇命啊?”

“你怕什麼?又冇有人知道是我們乾的,再說了這次也是洛家人雇傭我們的,走了走了,待在這裡真是晦氣!”為首的男子言語中都有些不耐煩。

就在他們幾個剛走了幾步,被他們丟到亂葬崗上的人突然動了。

洛姝漓感覺身上傳來了劇烈的疼痛,一雙漆黑如同深潭般雙眸睜開了,深不見底,眼裡冇有任何情緒流動。

緊接著她便從一堆屍體上坐了起來,她看了看周圍,鼻尖則是充斥著一股腐臭味。

她想活動活動筋骨,但是帶來的則是劇烈的疼痛感,她皺了皺眉頭,那張血糊糊的臉上隻有這雙眸子格外的醒目。

“啊!老大,鬼啊!”此時走在最後麵的人,似乎是聽見了身後的動靜,立馬看了過去,看著那雙渾身是血的臉正朝著他這邊看,他不由大聲叫道。

走在最前麵的男子腳步一頓,拍了拍他那受驚的心臟,有些責備的說道“你大晚上的鬼哭狼嚎什麼!”

就在他轉過頭看了過去時,隨即一驚,立馬撇下手下跑了“這地方邪門的很,愣著乾嘛?趕緊跑啊!”

那些人聽見立馬跑了起來,不過很快,為首的那個男子停住了腳步。

引起了後麪人的不解 還未發問,便看見他折了回去“那個廢物還冇有死!真是命大 趕緊回去麻利的解決了她!”

洛姝漓剛纔大腦中接受了不少的資訊,這時才緩過神來,她再次抬眼,那雙漆黑的眸子此刻充滿著殺意。

她察覺到了體內的經脈已經被他們全部打斷,若不是她進來了,想必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我從不欠人情,這次就當還你給我這具身體的人情吧。”少女此時雙眸淩厲,低聲自語道,像是對誰說話一般。

“你這個廢物想不到命可真大,不過就是蠢……”為首的男子已經趕到了,正用著嘲諷的語調說道。

卻不曾想眼前的那個少女將周圍環繞著她的屍體踢開,漆黑的雙眸盯著他,下一秒人就消失不見。

而他還未說完的話,也戛然而止了,因為他此時用著不可思議的神色看著突然瞬移到自己眼前的少女。

他的身體已然被切成了兩半,頭顱從他的脖子上滾落下來,這一幕被後來趕到的人看見了。

他們無比清楚的看著一身血衣的少女筆直的站在他們老大的身前,而他們老大早已人頭落地。

他們現在眼裡隻剩下了恐慌之色,他們現在都不知道他們老大是怎麼死的。

洛姝漓不是廢物嗎?怎麼能夠打敗他們老大?

縱然不信但是現在事實已經擺在眼前,他們現在隻有一個念頭就是趕緊跑,離開這個地方!

“想跑?可惜晚了。”洛姝漓眼眸充滿了殺意,嘴角揚起一抹笑容,如罌粟一般,令人致命。

隻見她身影一閃,步伐如同鬼魅一樣令人捉摸不透,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經到了他們的前麵。

而那些人還冇有跑出十米,全都被她斬殺。

洛姝漓乾掉這些人,再也支撐不住,坐在了地上。

現在對她來說還得太勉強了,這具身體雖然在她的毒聖訣的作用下修複了一下,但是這麼大的幅度還是對身體造成了二次傷害。

她隻能坐在地上休息一會,體內的毒聖訣正在緩緩運轉,好在她的能力被帶過來了。

她本是異世醫毒世家的天才,體內的毒聖訣更是她與生俱來就有的。

這是家族裡其他人所冇有的,拋去毒聖訣不說,她那一手用毒治病的本領在家族裡也是一流的。

隻是在一次救治任務中,意外身亡。

可是她怎麼都冇有想到自己還能再活一次,來到了這個蒼玄大陸。

變成了南霧國的洛家三小姐洛姝漓,這個和她擁有同名同姓的女子,。

隻是洛家三小姐洛姝漓可不是難得一遇的天才,而是受人唾棄的廢材。

這是一個修煉靈力的大陸,這裡都是強者為尊,而弱者註定被人瞧不起,會被人踩到腳下。

這裡的孩子一般會在三到六歲之間測試靈力,而同年齡的人都已經在三到四歲的時候完成了測試,而洛姝漓卻是六歲的時候,體內都冇有絲毫的靈力。

一個冇有靈力的人,對家族來說就是廢物,冇有一點價值。

更何況她從出生後就是一個癡傻兒,更是令家族感到恥辱,將她丟在一旁無人問津。

這次更是被人哄騙出來,才落得如此境地。

洛姝漓因為接收了這具身體,連帶著這具身體的情緒也接收了。

此時她能夠無比清楚的感受到一股恨意在心裡滋生,但是她不是一個不能管理自己情緒的人。

她坐在恢複了一會,將體內斷掉的經脈用毒聖訣修複了,身體也恢複了一些生機,這才起身起來。

她現在得回到洛家去,畢竟有些血債得討回來纔對。

她也檢查了自己身體的傷勢,內傷已經被她治療的差不多了,外傷也止住了血。

隻是這一身衣服黏糊糊的貼在身上,讓她十分不舒服。

她皺了皺眉頭,走到半路的時候看見了一條小溪,於是便走過去清理身上的血汙。

她先是用溪水洗了洗她那張滿臉是血的臉蛋,洗了一會才把臉上的血跡全部洗完,露出了這張臉原本的模樣。

她從溪水裡看見了一張臉,左眼圈則是一塊很大類似胎記一樣的疤痕。

胎記將她的左眼包圍著,看上去實在是醜陋不堪。

她都覺得很難堪,不過好在她有辦法去掉這塊像胎記一樣的東西。

她清洗完臉之後又將衣服脫了,將身子清洗乾淨,再將衣服一併洗了。

她臨時架起了火,將衣服烤乾之後,穿戴完畢,這才踏入回到洛家的路程。

洛家的那些人能夠堅持久一點,可彆讓她失望纔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