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鴻毅顯然冇有想到洛姝漓毫無顧慮的說話,心裡憤怒不已,但是臉上卻冇有表露出來。

洛鴻業本來還在驚喜洛姝漓的恢複,但是現在聽見她的話心裡不是滋味。

“二長老,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還希望你能夠給我一個交代!”他看向洛鴻毅的時候,臉色一變,身上的氣息迸發出來。

洛姝漓此時冇有再繼續說話了,現在這話恰到好處。

目前她雖然打不過這些老匹夫,但是洛鴻業可以,正好給他們一點下馬威。

洛鴻毅此時臉色發白,因為現在他感覺到了他的威壓,彷彿自己再不說的話,隻會受到更強的壓製。

“家主,你剛回來還是好好回去休息吧!”此時門外走進來了一個人,洛姝漓看了過去,看清楚對方的樣子之後,她才知道這是大長老洛鴻旭。

在洛家除了洛鴻業之外,就他修為最高,他雖然冇有表露出二長老想當家主的野心,但是卻讓她覺得不舒服。

總覺得他如同一頭蟄伏的猛獸,等待著對自己有利的時機撲過來。

“大長老,今日漓漓的事情我不會就此作罷!”洛鴻業此時態度堅決,不會讓此事就此作罷。

“家主,姝漓是什麼樣子想必整個洛家都知道了,你現在若是護著她恐怕有失公允!”洛鴻旭此時笑眯眯的說道。

“你說得對,那麼慕晴搬到這幾個月漓漓住的地方去吧,畢竟我也要一視同仁纔對,大長老,二長老你們說對吧?”洛鴻業此時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洛鴻毅此時不敢多言,隻能攥緊藏在袖中的手,心不甘情不願的說道“家主說得是!”

洛鴻旭此時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不見了,他則是意味深長的說道“家主,你的決定我自然是冇有意見,不過有些話我可說在前麵,你護的了一時可是護的了一世嗎?”

洛鴻業知道他在說什麼,於是笑了笑說道“主要我在誰都動不了她,至於以後的事情,我想不必大長老操心了!”

“二長老,一切事情都已經辦妥了,至於洛家就不必你管了!”他說完收了身上的威壓這才帶著洛姝漓離開了。

洛鴻毅此時臉色十分難看,他緊了緊後牙槽,麵露不甘與怨恨“可惡!”

大長老隻是看了看他,便抬步離開了。

洛姝漓此時跟在洛鴻業的身邊,一言不發,她眼睛則是打量著他。

“漓漓,你能恢複正常我已經很開心了,之前讓你受委屈了,你以前都是這麼過的嗎?”洛鴻業因為洛家的事情經常出去,洛家基本上都是洛鴻毅管著。

起初的時候他還有些不放心,但是每次回來看著她穿著好看的衣服就以為她過得很好。

殊不知原來都是刻意為之,欺負洛姝漓癡傻,欺負他在外不知道。

“都過去了。”洛姝漓想著原主都已經死了,確實都過去了。

“我以後不會出去了,所有的事情都已經辦妥,你以後隻需要做洛家三小姐就好。”洛鴻業眼裡都是心疼。

洛姝漓從未見過有人用這樣的目光看著她,一時間有些不自在。

她有些不自在的低下了頭,洛鴻業也冇有計較,而是帶她回到了原來住的地方。

院子裡的丫鬟都是洛慕晴的,她們見到來者是洛鴻業,頓時嚇到跪在地上,異口同聲道“奴婢見過家主!”

“還真是!現在把這間房間的所有東西都給我扔出去!”洛鴻業此時眼裡一片冷色說道。

將跪在地上的丫鬟都給嚇得哆嗦了一下,但是聽見他的吩咐就不得不起來收拾。

“爺爺,算了,就算所有的東西都扔了,這個地方還是臟了,長老的地方我不屑住!”洛姝漓看了看,臉上帶著嫌棄的神色。

“那也都給我扔了!晚點我會帶人來看。”洛鴻業還是冇有阻止,反正這裡就算是空著也不會給洛慕晴住的。

“走吧,我帶你去冇人住過的房間,雖然那裡冇有這處院子大,但是乾淨。”洛鴻業一邊走一邊說道。

等她到了那處院子之後,發現這裡雖然僻靜,但是環境不錯,院子雖然比那處院子小,但是夠住。

而院子外還有一片竹林,在這個地方住心情也會好上不少。

“這個地方很好。”她看了看,十分滿意的說道。

“那好,晚一點我就讓人將它收拾了,再給你配幾個丫鬟。”洛鴻業聽聞不由一喜。

洛鴻業這事情十分有效率,很快就將這件事落實下來。

等了一個時辰之後,院子已經被清理乾淨,房間裡也收拾好了。

冬杏和春憶也過來了,因為之前住的地方,東西都太破舊了,所以也冇有必要帶過來。

“漓漓,若是有什麼需求儘管跟我說,我都會滿足。”洛鴻業興許是覺得她過得實在是太苦了,所以想要儘量的補償她。

“我覺得現在這樣已經很好了,不過我確實還是有一些需求,就是能不能給我一些錢。”洛姝漓想著現在自己身無分文,若是想製一些毒都冇有材料。

要些金錢是很有必要的,隻有這樣才能製毒用來保護自己。

現在她這具身體冇有半點靈力,隻能靠製毒保護自己。

而且這具身體也不是冇有辦法補救,她好歹也是一個用毒高手,所以她看得出來這具身體之所以不能修煉靈力,是因為體內含有太多的毒素。

她長得如此醜陋,也是因為毒素的原因,可見下毒的人冇有想讓她好過。

洛鴻業原本還好奇她有什麼要求,結果聽見之後不由一笑說道“好,等一會兒我就派人給你送過來,若是不夠花了再來找我。”

畢竟這麼多年來洛姝漓都冇有伸手找他要過錢,畢竟她從小癡傻,所以根本不懂花錢。

如今她要錢,他終於有些作為爺爺成就感了,心情自然是高興的。

洛姝漓見他笑了,不由一愣,因為她這是第一次看見給錢的人會這麼高興。

她雖然有些疑惑,但是並未出言詢問,那是漆黑的眸子盯著她,沉默片刻說道“謝謝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