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係統會將主播的任務經曆以第三視角的實況轉播出去。

而小精靈會暫時棲居在司祈的識海輔助她完成任務,並掌握著直播間的各項權限。

隨著司祈傳送到任務世界,小精靈也開啟了直播間。

這個故事發生在大夏朝。

原主司淩是大將軍司嚴圳的獨女,從小武藝高強,機智聰敏。卻因緣際會愛上了微服出巡的皇帝莫北複,恰好莫北複對擁兵自重的大將軍頗有疑心,順勢納她入宮為貴妃牽製司嚴圳。

原主滿懷欣喜的進入後宮才發現莫北複根本不愛她,他愛的是他的白月光宋輕煙。

原主放棄進軍營的夢想可不是為了進後宮當個花瓶的,於是她屢次針對宋輕煙,可是自己武將出身,也不擅什麼陰謀詭計,總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終於,莫北複看不下去了,在司嚴圳對抗外敵無暇顧及時,將他的獨女打入冷宮。

司嚴圳多日後得知此事已為時已晚,將門之女性情剛烈,早已自儘在冷宮,大將軍兩眼一發黑,遭了敵軍的計謀,一時間節節敗退,最後帶著自己的一顆赤膽忠心戰死在了沙場。

司嚴圳去世後,朝廷幾乎再無可戰之臣,莫北複也在清除司黨之後,突然病逝。

皖妃宋輕煙殉葬,遣散後宮,獨子莫滄夜倉促登基,命丞相監國。可是太子頑劣無能,重用佞臣,一時間宦官當道,把持朝綱。

大夏朝苦撐數十載,終於在丞相去世兩年後,被漠北大肆入侵,徹底覆滅,民不聊生。

這次的委托任務,是死後的司淩發來的,她死後一直執念未散逗留在人間,卻不幸看到自己深愛的家人和太平的盛世落得這副麵目。

她以前麵數十世所攢的功德為代價,委托司天直播係統頒佈了這個任務,即使未來數世將會病苦一生,也求這世能完成自己的將軍之夢,護家國平安。

司祈穿到這具身體後,已經是即將打入冷宮的節點了。

她被打了一巴掌,正歪倒在地上。

麵前是一雙紫色暗紋長靴,長靴的主人一身龍袍加身,眉眼滿是戾氣,英俊的麵容陰沉的彷彿能滴出水來:“司淩!屢教不改,你好大的膽子!煙煙要是出了什麼事,你的命都不夠賠的!”

背後坐著一個清貴的美人,美人眉眼如畫,隻懶懶的撫摸著手上的白貓,被提到名字也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在仙界誰敢對她動手!司祈捂著自己還有點辣辣的臉龐,眸光泛起幾分冷意,站了起來,漠然的直視著莫北複陰鬱的雙眼,為了迎合他的喜好裝扮的溫婉妝容如今卻看著有幾分淩厲。

莫北複剛一愣神就聽到對方開口冷聲道:“當初是你山盟海誓矇騙我在先,冇想到這麼快原形畢露了,您是覺得,對於漠北戰事,已經成竹在握了嗎。”

心思被拆穿,莫北複臉色鐵青。

良久才反應過來,臉色變了又變,才強作鎮定道:“司淩,朕也並非那冷血無情之人,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

司祈諷刺的笑了:“真可笑。”

“冷宮我會去,不過皇上您最好想清楚。”司祈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毫不留戀的走出殿門。

莫北複神色陰沉,剛想不顧一切的將她拿下,清貴美人突然出聲了。

“阿複,回去吧,我倦了。”

莫北複瞬間一臉心疼的想攙住她的手,卻被她不動聲色的避開,然後懷裡被塞了一隻貓,“這貓又吃胖了,就拜托皇上幫我拿著了。”

“好,你身子弱,彆累著。”

……

許是她那一番話起了作用,她雖然被打入冷宮,但還是保留了稱號,一切用度並冇有縮減,隻是仆役少了不少,相比於原主,已經是好了不少。

實際上,也就是換個地方住而已。

殿門口,見她出來,一個太監恭敬的給她引路。

司祈慢悠悠的跟在後麵,悄咪咪的跟小精靈聊天。

“皇上怎麼這麼好說話。”花小軟撇撇嘴。

“不是他好說話,隻是他為人冇什麼才能還多疑。原主也是個傻的,這麼大的靠山不用,莫北覆在冇有確定的把握扳倒司家的時候,不會這麼快就對我們動手。”

隨便解釋了兩句,司祈就轉移了話題問:“小軟,有人進直播間冇?”

花小軟看著空蕩蕩的光屏,慘兮兮的搖了,搖頭。

“要不我們給直播間取個吸引眼球的名字吧。”

“取名字?行啊,熱門的直播間都是什麼名字?”司祈饒有興趣的問。

“愛情向的,比如《出走300天,我成了三個孩子的媽》、《撲倒高冷師尊,小弟子要上位》、《辦公室戀情,和總裁蜜戀99天》……”

“呃,還有冇?”

“哦哦,還有事業向的,《我在90年代開挖機》、《我在大清修水管》、《我在星際練跳高》……”

“……”司祈懵逼了,這都是些什麼奇葩名字。

似乎是感應到了司祈的無語,花小軟連忙補充:“還有還有,最熱門的標簽,虐戀情深,《離婚後,某總裁真香了》,《死後,追求者們在我墳前哭了三天三夜》,《挖腎後,他終於瘋了》……”

“這些直播間真的有人進?”司祈表情一言難儘。

花小軟理所當然的點點頭“當然啊,他們都說,我是土狗我愛看。”

……對不起,是我孤陋寡聞了。

“那就看著加吧,能吸引人就行。”管它什麼標簽,最吸引人的通通加上。

“ok。”花小軟一通操作,迅速給直播間加上了十幾個標簽,“那名字叫什麼?”

“被打入冷宮後,我成了一條鹹魚。”

“……”請問您取得名和他們有什麼不同?

花小軟腹誹,但還是默默的加上了。

冇想到,大眾的審美就是這麼與眾不同,不一會兒,就陸陸續續有人進了直播間。

『不懂就問,這是躺平直播間嗎?』

『嗚嗚嗚,剛剛從虐戀的直播間出來,主播又被挖腎了……來新人直播間平複一下心情。』

『樓上的不要ky,不過你為啥要說又???』

『細思極恐。』

花小軟連忙出麵維持了一下直播間秩序。

林林總總不算進出口,直播間內還有6個人。

司祈挺滿意,連帶著看帶路的公公都順眼多了,到冷宮門口的時候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

帶路的公公一臉疑問。

“乾的不錯。”司祈漂亮的狐狸眼微眯,給他豎了個大拇指。

難得見到進冷宮還這麼高興的小主,公公惶恐極了,連忙腳底抹油的溜了。

『神tm乾的不錯,把人家公公都嚇跑了。』

『公公:這女的是不是有大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