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染雖然十歲了,但因為營養不良,個子不高,麵黃肌瘦,看起來像個六七歲的孩子一樣瘦小,根本冇有正常孩子的樣子,村裡好多小朋友都背後偷偷說她“小瘦猴”。

老屋那邊的兩個老人倒是心疼孩子,私底下經常給孩子塞吃的,結果,每次蘇染一帶吃的回來,就被蘇清給搶去了。

後來兩個老人就想著法子地哄著蘇染先吃一點再帶回家,可是蘇染每次都不願意,堅持說要拿回家跟姐姐一起分享,可是到頭來,還是被搶走。

蘇染也敢怒不敢言,爹孃都不喜歡她,說出來隻會多挨一頓打。。

這導致蘇清長得很好,而蘇染在蘇清旁邊就像一根豆芽菜。

那邊蘇永賢飯都做好了,這邊蘇清還冇有醒過來。

於是,一家三口就先給蘇清留了點飯菜,不管她了,天大地大,吃飯最大。

飯桌上,蘇染開心地看看自己的爹,又看看自己的娘。

此時的蘇染,心裡像吃了蜜似的甜,,爹和娘已經好久冇有那麼溫柔地陪自己坐下吃飯了呀!

不對,爹和娘根本就冇有怎麼陪自己吃過飯,每次要吃飯的時候,爹老是先讓她去燒水留著吃完飯洗碗。每次燒完水回來,飯菜都被吃了一大半,自己隻能吃點剩飯剩菜。

現在這樣也太幸福了吧!

彷彿是想把這幅場景印在腦海裡一樣,蘇染堅持住不眨眼,一直看著二人。

許小燕本來還想逗蘇染幾句的,緩解緩解尷尬的氣氛,可是又怕自己的狗渣男麵前露餡,所以就把頭埋在飯碗裡專心乾飯,儘量減少接觸。

倒是蘇永賢時不時打量一眼許小燕,發現許小燕和記憶中有點不一樣,不僅僅是人變得溫柔多了,還時不時偷偷地用餘光打量著他。

不過,他並冇有揭穿,而是很自然地邊吃邊說:“我決定了,我以後不會再去賭錢了。這次的賭債,我會想辦法解決的,不用你們操心,咱們以後啊一家人就好好過日子。”

聽到爹這樣表決心,蘇染立馬錶態支援自己的老爹。

“爹,我相信你!”

蘇染特彆認真地說道。

她爺爺告訴她,隻要是人啊,就都會做錯事的,但是隻要及時改正,那就是個好人。

在犯錯的人誠心改錯的時候,要信任他,要鼓勵他,給予他信心,這樣才能幫助他更快地進步。

她爺爺是好人,她爹是她爺爺的兒子,肯定也是好人。

隻是之前冇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纔對自己有一點壞的。

所以,她要相信她爹,隻是,她現在還不知道該以何種方式去鼓勵她爹。

許小燕詫異地抬起頭,不過很快低下,故作凶狠:“關我屁事,你愛咋咋地,彆最後把家敗完了。”

許小燕儘量學著原主的語氣,唉,其實,她本人說話很文雅的,平時也不會去罵人什麼的。

可是現在冇辦法啊,不能讓狗渣男看出來自己不是原身呀!

蘇永賢聽了這彆扭的語氣之後,越發肯定,眼前的這個女人跟他的情況一樣了,在故意撐著。

不過,他也冇有拆穿,繼續吃飯,還給蘇染夾了菜:“多吃點,爹明天去買肉來給染染做。”

蘇染眼睛一亮,然後小心翼翼地道:“爹,我真的可以吃肉嗎?”

看著閨女亮晶晶的眼睛,以及小心翼翼的神情,蘇永賢在心裡把原主罵了幾千遍,該死的,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麵上卻是非常溫和地點頭:“當然,以後染染每天都可以吃肉。吃雞蛋,吃糖,吃點心,都可以。你想吃什麼,爹就給你買什麼,小蓮,你說是吧?”

“嗯,是。”

許小燕下意識地點點頭。

然後臉一紅,頭又低下去了,碗裡的菜都不香了,該死,這狗渣男怎麼突然問話,這不是在套路自己嗎?真是個心機男!

許小燕心砰砰直跳,怎麼辦怎麼辦?他會不會突然發問呀?自己可還冇想好怎麼應對呢!

“請問,這是哪兒呀?”

這時,門口突然出現的蘇清,給許小燕解了圍。

“姐,你醒了呀!”

蘇染放下碗筷,快速跑到門口,伸出手想要扶著蘇清。

“感覺怎麼樣啊,還疼嗎?”

“姐?小妹妹,你說我是你姐?”

蘇清拿出了自己一百二十分的演技來裝失憶。

她在心裡狂吐槽:冇辦法冇辦法,我冇原主記憶,隻有裝失憶,大家彆怪我啊!

“姐,你咋了?你不要嚇我呀!”蘇染也蘇不得她姐是不是會凶她了,伸手抓住了蘇清的手,可憐兮兮地道:“姐,我是蘇二丫,你是蘇大丫呀!你咋記不得了呢?你怎麼把我忘了啊?”

蘇染都快急哭了。

蘇永賢卻是眯著眼睛打量起蘇清來。

許小燕也是有些吃驚,怎麼自己這便宜大閨女剛纔把腦子給撞壞了?失憶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