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山僻壤出惡民。

武墨白與李秋楓不管從麵相還是打扮儘顯貴氣,“唰”的一下子,難民們的目光全部投向他們,因武墨白自帶不怒自威的氣場,一些膽子小的難民趕緊的收回目光,垂頭照顧幼小。

習武之人,都有聞聲辨位的習慣,武墨白隻覺的左、右、後方有氣息向他們逼近。

“不好。”武墨白想抓起李秋楓要躲閃,伸出去的手卻撲空,他原地點腳,一個騰空轉身落在臨街的房屋之上,這纔看清一切。

上一秒還病纏纏的難民,這會全部興奮至極,從四麵八方一擁而上,向武墨白二人夾擊而來,因武墨白速度太快,快到難民們還未看清楚,便相互撞在一起,倒下一片。

李秋楓並不是第一次來清水鎮,看到如今這般的清水鎮,麵露些許傷感,他看到一旁的災民有一個婦人正懷抱孩子低聲哭泣,便上前檢視。

難民不知何緣由向他二人撲來時,武墨白察覺到避開,而毫無準備的李秋楓卻被圍得結結實實的壓在身上。

此刻,李秋楓在難民們眼中如香噴噴的食物,都想在他身上索取點什麼。

“你們乾什麼?再不走開,小爺可不客氣了。”李秋楓雙臂緊緊護著臉,夾住雙腿,不管什麼時候,遇到什麼危險,他這張臉能迷死萬千女子的俊臉與男人本色,可不能有半點閃失。

他嘗試幾次將壓在他身上的難民甩開,可寡不敵眾,他越是掙紮,難民們壓得越緊。

“哥哥,快來……救我……啊!”李秋楓斷斷續續發出向武墨白呼救的信號。

李秋楓其實也將門之後,父親西平大將軍年輕時領軍打仗,戰役不下百次,而且戰戰獲勝,也被將士們奉稱為“常勝將軍”。

年事已高的他膝下隻有李秋楓一子,為了不讓這小子養廢,他便賣出老臉請武墨白將這逆子收為部下。

戰功赫赫的老將軍受人愛戴,武墨白對他也是禮敬十分,自然冇有薄老將軍的麵子。

李秋楓他爹的決定是對的,在冇進入武墨白帳下時,他可是個到處行酒玩樂的公子哥,仗著自己的家世與幾分長相,可冇少挑逗良家少女與少婦,他還恬不知恥的給自己掛名“婦女之友”。

得知他爹要把他送到武墨白那時,他是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其一他的誌向不是行軍打仗,光耀名門,其二武墨白是何人,大西洲的神話,他麾下的將士隨便拉出來,都能讓敵人顫三顫,那可不是武墨白一手調教出來的成果!像他這樣不學無術的公子哥,落到武墨白手裡能有好嗎?

老將軍冇辦法,隻能兵行險招,將李秋楓灌醉五花大綁後,命人送到武墨白那裡。

據說,李秋楓剛開始踢桌子砸板凳,鬨著回家。

武墨白為了磨他性子,不給吃喝,等他體力殆儘時,又將他扔在狼圈,與餓狼拚殺,讓他知道不論什麼時候都不要依賴彆人,遇到危險能活命的辦法,就是自救,讓自己變強大。

隻是,李秋楓是至死不承認有過此事。值得欣慰的是,在武墨白的關懷下,李秋楓突飛猛進的成長,還給在遠方苦苦等他回來的待字閨中的女子與少婦們,一一寫了道彆信。

隻是,那些女子們冇有一人將信打開,直接扔進了火盆裡,雙手合十虔誠跪謝武墨白:“感謝你為民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