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小說 >  攝政王的金牌寵妃 >   第719章

-薑寧壓下心頭的冷意,現在先回趙家村給養父母重新立墓纔是最重要的,京城的事情等回京城再解決,想要害她的人,她絕不會放過。

翌日,薑寧一行人和霜月分彆,霜月押著領頭男子回京城找幕後吩咐他的人。

臨走前,霜月臉色認真道:“小姐,您要小心!”

薑寧點點頭,“你也是,不要打草驚蛇,等我回來。”

薑寧一路趕往趙家村。

路上並無事情發生,安然到達了趙家村。

時隔一年,再次回到趙家村,她的身份已然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薑寧冇有進趙家村,她並不想追究以前瑣碎的事,再說了趙氏一家人得到了應有的懲罰,已經家破人亡,日子過得淒慘。

她轉身直接去了山上,去看養父母的墓。

小小的土堆前,薑寧把酒倒在墓前,跪了下來。

“爹,娘,女兒來晚了。”

薑寧命人重新塑造了墓,燒紙錢祭拜。

她深深望著墓碑,內心默默跟在天之靈的養父母說話,她現在過得很好,叫他們不要擔心。

至於薑夢月,她握了握拳,趙父趙母如此心善的一對人,怎麼會生出薑夢月這樣陰狠惡毒的女兒呢,她冇有說薑夢月的事情。

祭拜完後,薑寧約定明年還會來祭拜,乘馬車回京城。

接連幾日的趕路馬車晃盪,她有些吃不消,整個人消瘦了一圈,臉色憔悴。

“小姐……”

下人看到薑寧臉色不太好看,原本想趕路到驛站再歇息的,不過再這樣折騰下去,自家小姐可能先病了。

下人道:“小姐,不如在這裡駐紮歇一夜再趕路吧。”

薑寧微微點了點頭,臉色蒼白。

她不知道是不是受涼了,頭昏昏沉沉的,很不舒服,她強撐著身子,去抓了幾味藥,讓下人去熬藥。

過了一會兒,下人端上苦澀的藥。

薑寧接過藥喝下去,苦的皺了皺眉。

“小姐,您冇事吧?”下人擔憂問道。

薑寧搖了搖頭,“隻是受了一點風寒而已,不是什麼大事,歇息一夜,明日繼續趕路。”

“是。”下人應了一聲,退下。

夜裡。

薑寧睡在馬車裡,整個人昏昏沉沉的。

她的臉色蒼白,眉頭皺緊,額頭沁出細密的冷汗,似乎是做了噩夢,整個人不停地掙紮。

下一刻,猛地睜開了眼。

四周黑暗寂靜。

薑寧緩緩坐起身,用帕子擦額頭上的汗,她做了噩夢,夢到一些不好的事情,竟然夢到雲離受傷了,滿身都是血。

“呼……”

她深呼吸了幾下,讓自己平靜下來。

那隻不過是一個夢而已,這幾日過於勞累,所以纔會做噩夢。

這個時候忽然馬車車簾掀開,薑寧臉色一冷,下意識摸出銀針準備射過去,看到是自己人後,才把銀針壓了下去。

“怎麼了?”

下人臉色難看,“小姐不好了。”

薑寧的心裡咯噔一下,抬起臉,“發生了何事?”

下人道:“咱們有個人不見了!”

薑寧皺了皺眉,人不見了?

下人繼續道:“方纔小的起來查點一下人數,發現一個人不見了,可能是進林子方便去了,但是過了半個時辰都冇回來……要不要派人去找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