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來乾什麼?”趙甲見他來了,連忙擋在沈硯的身前。

主仆兩人都很討厭顧知意,原著中,沈硯的爹原本是正二品的護國將軍,後來犯了謀逆之罪,被抄家斬首,全家上下五十口人,死的死,流放的流放,隻剩下沈硯和趙甲主仆二人。

原本,沈硯也是要死的,但是護國將軍和正一品驃騎將軍關係匪淺,驃騎將軍親自求情,才留下了沈硯一條命,但是那始作俑者為以絕後患,於是找人打斷了他的兩條腿,且叫他聽天由命。

原本風光霽月,文武雙全的沈硯一夕之間成了這般狼狽的模樣。

他見他爹孃最後一麵的時候,他爹拿出了一塊玉佩給他,還給了他一個地址,叫他去這個地方找一個叫顧大山的人,讓他去投奔他,且囑咐他一定好好活下來。

護國將軍本就是被冤枉的,想讓他死的人,不一定會輕易放過沈硯,而沈硯如今斷了兩條腿,他隻想讓兒子找個偏遠的地方了此殘生便罷。

原著中,護國將軍沈廉是一個農民出身,但他有自己的際遇,遇上了高人傳授武功,得以上戰場爭取功名,顧大山是他的發小,從小是個孤兒,便是靠他們家接濟長大的,兩人的感情也很好,是很好的兄弟,他出去打仗的時候,妻兒老小都是顧大山在幫忙照顧,他一去就是三年,回來的時候沈硯才三歲,而顧知意纔剛出生,這個時候他已經是一個五品小將軍了。

為了報答他對家裡人的照顧,他不僅給顧大山留了一百兩銀子做報酬,還留下了一個信物,給沈硯和顧知意定下了娃娃親,說是等顧知意一及笄,就讓她帶著信物來京城,讓沈硯娶了她。

當時不過五品官的沈廉,能拿出一百兩銀子已經是他的所有了,他還留下一個玉佩當信物,和後來給沈硯的那塊玉佩原是一對。

所以,沈硯當時孤立無援,身邊又隻有趙甲這個不過十三歲大的小書童,兩人能去哪裡呢?

他不得不向命運暫時低頭,帶著拿著自己身上所剩不多的銀兩,一路跋山涉水,從深秋走到了初雪,總算是來到了顧大山的家裡。

此時的沈硯,不過十七歲,少年尚且羽翼未豐,一雙腿還被打斷,隻能坐在輪椅上了此殘生,前途渺茫的他,根本看不見未來,剛到顧家的時候,那是又瘦又蒼白。

顧家的日子,本就過得捉襟見肘,當年沈廉留下的一百兩銀子,在他們走後不久,村裡就遭遇了一夥流民,村子裡的財物被洗劫一空,原本有這一百兩銀子,拿去做點小生意,還能在鎮上買個不錯的青磚大瓦房過小日子,可當時吳氏還在坐月子,就擱置了一段時間。

恰好,這些流民讓他們撞上了,吳氏和繈褓之中的顧知意差點喪命,全靠這一百兩銀子才活了下來,所以顧大山是很感激沈廉的,儘管女兒很看不上這個已經半身不遂的沈硯,他還是和老婆商量了一下,把人給留了下來。

做人不能忘本,雖說沈硯已經廢了,家裡多了兩個人吃飯,但好在趙甲四肢健全,還能幫著乾點活。

顧知意一聽說自己以後得嫁給沈硯這個半身不遂的廢物,心裡麵那是一百個不願意,她生的漂亮,是周遭幾個村子裡最好看的姑娘,才滿十四歲,想娶她的人排著長隊,而沈硯雖然生的好看,但是跟著他總歸是冇有前途的。

所以,原著中,顧知意對沈硯極儘侮辱,各種看不起他,罵他是廢物,配不上自己,把他僅剩不多的尊嚴都撕碎了放在地上踩。

本就經曆了那麼多的沈硯,在她日複一日的侮辱下,加上寄人籬下的羞恥,讓他的戾氣和恨意也逐漸騰昇,顧知意的所作所為,讓讀者心疼壞了這個男二。

他之所以後來成為了一個殺人不眨眼,冷血無情的反派,也和顧知意脫不了乾係。

是她造就了他的嗜血和無情,覺得這個世界對他太過殘酷,所以他要殺儘天下逆鱗者。

如果說,這個時候的沈硯還顧及著顧家對他的收留之恩,但在一個嚴寒的冬日,這僅剩不多的善意也被顧知意親手毀掉。

原來是顧知意得了縣令公子的青睞,可是有沈硯在,她唯恐他會妨礙自己的前程,所以在那個大雪紛飛的冬日,她趁趙甲不在,給沈硯下了迷藥,把他獨自一個人扔在了深山老林裡,任他自生自滅。

後來,沈硯命不該絕,被一個神秘人給救了下來,那人不僅僅知道他的身份,還告訴了他家族滅門是和原著男主有關。

在種種的證據指引下,他最終相信了原男主就是導致自己抄家滅門的罪魁禍首,所以他從此走上了一去不返的黑化之路。

再加上顧知意的影響,他的心性徹底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變得冷血無情,變得殺伐決斷,但因為罪臣之子不得參與科舉,他便在神秘人的幫助下改名換姓參加了科舉,最後一躍成為了當朝的內閣首輔。

但因為其行事風格太過狠厲,所以在書中是個人人喊打,不折不扣的大反派角色。

但是,原著還在連載中,神秘人到底是誰也不得而知,但按照慣用套路,沈硯作為一個大反派,結果一定不得善終。

還有,原著中男主的身份是王爺,女主葉昭雪是個不得寵的庶女,一開始本著抱大腿的原則,兩人本來是互相利用,最後假戲真做,是一貫古早小說的慣用套路。

當然了,這書還在連載中,沈硯剛剛登上首輔之位,乾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顧知意,把她千刀萬剮,五馬分屍,以解心頭之恨。

所以此時的顧知意冇猜錯的話,沈硯纔剛剛到顧家不久,他是年前的冬天來的這裡,現在剛剛入春,而她之所以會摔跤磕到頭,也是因為昨天不情不願的被她爹推著去給沈硯送點吃的,順便對他冷嘲熱諷了一番。

天都看不下去了,讓她出門就摔了個狗吃屎,腦袋撞在了石頭上昏迷了一天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