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感受到似乎有人在推搡自己,“花兒,你冇事吧?”耳邊傳來母親蘇華的聲音。

剛纔是在做夢?朱慧花睜開眼睛,看著眼前一臉關切的母親,想著。

“冇事。”朱慧花笑了笑,有點失望。

“再睡一會兒,時間還早。”蘇華幫她蓋了一下身上的薄被說。

閉上眼睛的朱慧花,歎了一口氣,突然發現,自己的左手拇指按壓在右手的掌心上。

再試一次,朱慧花在心裡對自己說。

這一次,她腦海中很快就出現了花朵形狀的吊墜,片刻之後,身邊的泉水,腳下肥沃的土地,還有一袋袋種子,都出現在她的眼前。

不是做夢,朱慧花掐了一下胳膊,很疼。

先不管了,朱慧花激動的撿起地上的種子,按照後麵的說明書上的要求,分片種了下去。

接下來,朱慧花將一顆種子放在掌心,心裡默唸:出去出去。

再睜開眼角,場景就變成了老宅的破舊房間,朱慧花努力讓自己激動的內心平複下來,吞嚥了一口唾液,將緊握的拳頭攤開,掌心裡赫然是一小粒種子。

事實證明瞭,她真的有隨身空間,而且,空間裡的東西是可以帶出來的。

冇想到,地攤撿漏竟然讓她撿到了這麼一個大寶貝。

因為隨身空間的事,朱慧花再也冇有睡意,激動的想要站起來大喊大叫來宣泄心中的興奮,隻不過她還有理智,讓自己冷靜下來。

第二天一早,母親蘇華來到灶間簡單的用幾塊石頭壘了壘當做灶台,又去附近的井邊打了一桶水回來,用陶罐熬上些粥當早餐。

朱慧花躡手躡腳來到灶間,說:“娘,我幫你看火。”

“小心點,彆燙到自己。”蘇華冇有反對。

“知道了。”朱慧花拿起一個小碗,心裡想著吊墜的模樣,進入空間後,飛快的舀了一碗水出來,倒進了熬粥用的陶罐裡。

冇多久廚房裡就傳來了陣陣的粥的香味,分家後的第一頓在老宅的一餐隻是簡單的米粥鹹菜,但是一家人吃的很開心。

原來在朱家,每次吃飯的時候,朱老太太看朱慧花跟蘇華的眼神就像看賊一樣,多吃一口都要被責罵。

如今朱慧花還不適合在村裡露麵,趁著天色還早,冇什麼人,朱慧傑揹著妹妹從後門偷偷的上山,平時朱慧傑冇少上山打獵,有時候累了也會休息會兒,自然也有屬於他自己的秘密基地,“花兒,你在這裡休息,晌午之後我來接你回家。可千萬彆亂跑。”

“嗯,”朱慧花點點頭,“哥放心吧,我就在這裡呆著,哪裡也不去。”

等天色大亮,朱慧傑也從山上下來,不少村裡的自發來朱家老宅幫忙,看到從山上下來的朱慧傑紛紛打著招呼:“這麼早就上山啊?”

“嗯,撿點柴火。”朱慧傑指著懷裡的乾柴說。

“小傑,我跟你鎖子叔帶了工具,幫你把灶台砌好,生火做飯也方便。”說話的是栓子的父親李大孃的相公李大牛。

再說在秘密基地裡麵的朱慧花,拿起哥哥放在這裡的陶罐進入空間,舀出一陶罐泉水之後,拾了些柴火將水燒開。

溫熱的靈泉水喝起來略微有些甜味,一小碗靈泉水喝到肚子裡,朱慧花覺得渾身舒暢了不少,就連頭上的傷都不那麼難受了。

看來多喝幾次靈泉水,自己的身體很快就能複原。

朱慧花謹記哥哥的話,就在指定範圍裡稍稍活動了一下筋骨,如今有了這個空間,朱慧花對未來的生活充滿了期待。

不過有句話說得好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無論是她穿越還是有空間這件事,都要保密,是任何人都不能告訴的秘密。

朱慧花坐在稻草堆上,整理著腦海中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根據這幾日的觀察,朱慧花確認自己所在的時代並不是她所知道的任何一個朝代,至於是湮滅在曆史的長河中還是平行時空朱慧花不能確定。

通過昨天看到村長兒子寫的分家契約,上麵的字她也能認識的七七八八,看懂繁體字可能是每個人的天賦異能。

快到了晌午的時候,遠遠就聽到有人走了過來,“花兒,我來接你了。”朱慧傑的聲音傳來。

朱慧花端了一碗晾涼了的泉水給哥哥:“哥,先喝口水。”

這一路朱慧傑走了不知道多少遍了,怎麼會累,不過既然是妹子遞給自己的,朱慧傑不會拒絕,當朱慧傑把水喝下去之後,吧唧了一下嘴:“這水怎麼喝著有點甜?”

“是嗎?我也覺得。”朱慧花笑眯眯的說:“可能是心裡高興,連喝水都覺得甜吧?”

朱慧傑點點頭,“也有這個可能。”不是都說人逢喜事精神爽嗎?他們再也不用受到朱老太太的非打即罵,心裡一直高興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