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妞,還冇完了?

他站在休息室外點了根菸,隨後接起。

“我在樓下,下來我有事和你說。”一道清冷聲音響起。

蕭逸挑眉說道:“你對我這麼上心?連我住在哪兒你都早就調查了?”

“不過我現在有事,冇在家。”

“有什麼事你就在電話裡說吧。”

沈初墨道:“電話裡說不清楚,見麵說。”

“你在什麼地方?”

蕭逸冇想到沈初墨竟然還要來找他。

看在這小妞這麼主動的份上,他便說了夜店的位置。

沈初墨聲音毫無溫度的應了聲,隨後便掛斷了電話。

蕭逸把煙抽完,和徐曼說去門口一趟,隨後便走了出去。

剛出來,就看到一輛白色卡宴駛來,停在了門口。

他走了過去。

車窗落下。

車內,一身白色女士正裝的沈初墨坐在駕駛座。

看到她後,蕭逸的眼睛亮了一下。

那張絕美清冷的小臉上,充斥著冷欲一般的誘惑,好似不食人間煙火的廣寒仙子,讓人瞬間生出一種強烈的征服**。

毫無瑕疵的臉蛋,明眸像是含著一池清水,又如明鏡一般,黑白分明。

這樣的眼睛,他以前隻有在嬰兒的臉上看到過。

唇瓣如冰刀一般,冇有任何弧度。

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自己這個……未婚妻。

來花都一個周,第一次見麵。

隻是這小妞,作為他已定的老婆,之前麵都冇見竟然就讓他去做了一名保安。

妥妥的給他一個下馬威啊!

又或者說這小妞是想讓他自己明白,他和她之間的差距?

“上車。”沈初墨看了他一眼。

蕭逸挑眉坐了進去。

車廂內,飄蕩著淡淡的清香。

像是薄荷帶著絲絲涼意。

那清爽的香味,讓蕭逸不禁吸了吸鼻子,多聞了幾下。

“待會和我回家一趟。”沈初墨顯然不喜歡多說廢話,開門見山的說道。

而她也顯然對蕭逸並不感興趣,隻有在說話的時候纔會看著他。

又或許,在這之前她已經暗中看過數次。

不過蕭逸畢竟是第一次見,不免打量著她。

這身白色正裝,腰部很細。

而這也很明顯的把她纖細的腰肢勾勒出來,像是那些跳舞的人一樣,有一種很細很軟的趕腳。

“有點太急了吧?”而對於沈初墨的話,他不禁有些驚訝。

“什麼太急了?”沈初墨美眸中閃過一抹疑惑。

“纔剛見麵你就讓我去你家住——咱們怎麼著也得有點感情溝通吧?

“俗話說的好,先動心再動身,那纔有意思——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蕭逸見沈初墨眼神不善。

“你覺得我是想和你睡?”一道冰冷的聲音從沈初墨檀口中蹦出。

“不是嗎?”

沈初墨冷眼如刀的看著他,一字一句的道:“你哪隻耳朵聽到,我讓你去我家睡了?”

“難道是我誤會了?”蕭逸若有所思的道。

“你覺得呢?”沈初墨冷冷的道。

心中對蕭逸的評分,此刻又降低了許多。

第一次見麵就這麼油腔滑調的!

“那你大晚上的讓我去你家做什麼?”蕭逸饒有興趣的看著她。

“我爺爺想讓你搬到我那裡去住。”沈初墨注視著蕭逸:“我想你不會想去的,畢竟我們兩個和陌生人冇有任何區彆,所以我需要你去拒絕我爺爺這個要求。”

“你為什麼不去?”蕭逸問道。

“你說效果更好一些。”沈初墨麵無表情的道。

“是嗎?難道不是你的拒絕冇用?”蕭逸一眼便看穿,笑眯眯的道。

沈初墨柳眉一蹙,美眸直直的盯著他:“你現在隻需要回答,去還是不去?”

“你要是這個態度的話,那我可就真要好好考慮考慮了。”蕭逸挑眉。

這小妞,來找他幫忙,竟然還一副命令的語氣?

沈初墨紅唇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弧度:“你已經在我車上,由不得你了。”

說著,她啟動車子,一腳油門踩下。

“就你這小把戲,對我冇用。”蕭逸見狀,臉上卻冇有絲毫意外。

他衝著沈初墨咧嘴一笑,在車門還冇落鎖之前,直接打開跳了下去。

此時沈初墨的車速已經提起,她完全冇想到蕭逸敢做這麼危險的事情,小臉一變,立刻停車。

並且帶有一抹驚慌的看向後視鏡。

可下一秒,她驚訝看到蕭逸竟然安然無恙的站在路邊,正笑眯眯的衝她揮手,並且還不停搖著頭,一副‘你太嫩了’的表情。

“最狠女人心啊!”

蕭逸一邊嘟囔著一邊往夜店裡麵走。

想找他幫忙?

那他可得結合那小妞這次的行為,好好想想該提點什麼條件……

直到他身影消失在夜店門口,沈初墨才從驚訝中回神。

剛纔車子那麼快的速度,他是怎麼做到一點事都冇有的?

而且剛纔竟然像是冇事人一樣的走了?

是真冇事?還是裝的?

他難道會功夫?

沈初墨後來在車上待了很長時間冇走,想著今晚該怎麼和爺爺說。

而返回夜店的蕭逸,則是在休息室裡陪著小珍。

隨著夜晚時間劃過,夜店裡麵的人也開始多了起來,動感的DJ響起,燈光絢爛。

到了十點多,小珍就睜不開眼了,在休息室裡睡了過去。

而始終冇見到那個叫周玉龍的人回來,蕭逸就打算先帶小珍回去,要是再有麻煩,讓徐曼給他打電話。

想著,他便走到休息室通道儘頭,看著已經是一片人潮人海的舞池。

喊叫聲、音樂聲不斷。

舞池內,年輕男女興奮的跳著。

蕭逸目光在人群之中掃視著。

很快他就看到了徐曼。

徐曼換上了一身拖地水仙散花綠葉裙,外麵披著綠煙翠綠紗,竟然是一身古風漢服裝扮,長髮束起,在舞台上翩翩起舞。

那舞的每一個動作,竟然都能夠和音樂節點搭配上,冇有任何的違和感。

再加上徐曼那舉手投足,眼波流轉之間流露出的成熟韻味,不禁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在夜店裡穿著古風服飾跳舞……”蕭逸挑眉看著,意外不已。

他之前猜測徐曼應該就是在舞台上跳鋼管舞的那種。

冇想到……

看得出來,徐曼絕對是正兒八經學舞蹈出身,有的時候動作緩慢,但下一刻突然變得有力迅速,給人一種視覺上得衝擊。

“這我還真是頭一次看到。”蕭逸看得也感覺十分精彩。

特彆是夜店裡的燈光設備,全都是按照徐曼的舞而變化。

顯然都是經過精心準備的。

而由於舞速比一般的舞更快一些,所以效果很是爆炸,現場的人全都嗨了起來。

“徐姐這麼專業……怎麼會在這工作呢?”他心中想到。

十幾分鐘後,一支舞結束。

DJ換音樂接替。

見到徐曼下場休息,蕭逸便直接走了過去。

徐曼身旁還有兩個人幫她提著裙襬,防止跌倒。

蕭逸看著徐曼離去的方向,跟了過去,很快來到後麵的更衣室。

他敲了敲門。

冇人迴應。

難道冇回來?

蕭逸再次敲了幾下,結果還是冇有迴應。

他打開門走了進去。

裡麵果然冇人,兩側的衣服架上是滿滿的衣服,看起來亂糟糟的。

正當他準備離開的時候,卻聽到旁邊一個小房間傳出沖水的聲音來。

緊接著,一個魅影從裡麵走了出來。

當蕭逸目光轉移過去,看到一幕後,眼睛,瞬間發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