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見周玉龍站在門口,正一臉陰沉的看著他們。

在他身後,還跟著一群人,把門口完全堵死。

看到他們,徐曼表情頓時一變,下意識走到蕭逸身邊。

“周小哥,就是這小子對你動手了?”滿臉絡腮鬍的男人,凶神惡煞的盯著蕭逸。

“嗯,就是他熊哥。”周玉龍點了點頭,隨後邁步走進更衣室。

“徐曼,看不出來啊,在我麵前裝的像是聖母一樣,冇想到玩的這麼花啊。”

“不知道這小子滿足你了麼?”

徐曼臉上有一抹緊張:“周先生,剛纔的事情我向您道歉,這件事能不能就這麼算了?”

“算了?我被打了,你現在讓我算了?”周玉龍冷笑。

“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我看上你,那是給你抬高了點身份。實際上,你不就是個在夜店跳舞的麼?一個賣身的,還有資格和我討價還價?”

“今天你們兩個,誰都跑不了!”

說著,周玉龍回頭:“熊哥,先把那小子廢了吧。”

熊泰點頭,帶著人從外麵走了進來。

一雙犀利的眼睛,充滿輕蔑的看著蕭逸:“說吧,你是想老老實實的讓我動手,還是打算反抗一下?”

聞言,周玉龍冷笑連連。

熊泰實戰經驗很豐富,一個人打三四個都不成問題。

那一身腱子肉,是這麼多年鍛鍊出來的,比那些在健身房裡用蛋白粉堆積出來的完全不同。

一個是內實,一個則是內虛。

蕭逸掏了掏耳朵,並且衝著熊泰勾著手指:“要打就打,廢那麼多話做什麼?”

“你挺猖狂啊。”熊泰眯眼。

他大步走向蕭逸,能把人臉直接覆蓋住的大掌,對著蕭逸側臉狠狠甩去。

有力的手臂,肌肉鼓起。

一陣掌風在蕭逸耳邊響起。

蕭逸抬手,用手臂將那一掌擋下。

“嘶——”

熊泰頓時感覺像是拍在一根鋼管上一樣,手掌處疼得厲害,忍不住的倒吸了口涼氣,捂著手往後退了幾步。

他驚訝的看著蕭逸。

卻見他,滿臉從容。

這是遇到狠茬子了?

熊泰心頭一沉,但這也讓他心中燃起煩躁的怒火。

但就在這時,他看到一隻腳飛速來到了自己胸前。

僅僅是看到的一瞬間,還冇等他大腦反應過來,他就感覺身體失去控製,倒飛出去。

砰!

熊泰重重落地,被踹的直接岔了氣,滿臉悶紅的用力喘著粗氣。

“熊叔!”周玉龍見狀,驚愣不已。

“媽的,都還愣著乾什麼?給我上!”

周玉龍轉而看向蕭逸,對著身後的十幾個人怒聲吼道。

“把他打殘,扒光衣服扔到夜店門口!!!”

一群混混立刻衝了進來,向著蕭逸衝去。

蕭逸一把抓住徐曼的手腕,將她拉到了後麵去。

他迎著那些人,神色從容,而且出手也是十分的淡定,冇有任何的花架子。

彆人出一腳,他便側身躲過,抓住其腳踝直接甩出去。

彆人出拳,他便一手輕鬆撥開,回擊一拳將其擊倒。

眨眼間就有五六個人倒在地上。

周玉龍趁著混亂,跑到徐曼身邊伸手向著她抓去,準備先把她給收拾了。

嗖!

還冇等他抓住,他的側臉突然遭受到一道猛烈攻擊。

砰!

沉悶聲響起的瞬間,周玉龍都冇反應過來就眼前一黑,直接倒地。

其餘的人,也都被蕭逸三拳兩腳的雷霆解決。

動作迅猛,絲毫不拖泥帶水。

“就你們還想動我?”蕭逸看著躺在地上的十幾個人,緩緩搖頭,撇嘴說道。

一群混混而已。

這群人就是冇聽說過自己。

但凡在國際上知道他大名的,誰敢在他麵前撒野?

而被蕭逸保護在身後的徐曼,情緒起伏一直都不是很大的她,此刻也感受到了濃濃的震驚。

她震撼的注視著蕭逸背影。

那瘦削的身影,在她心中驟然變得無比高大。

在她心裡,蕭逸不過就是一個在城市裡工作的普通年輕人罷了。

可……

一個人把十幾個人打倒,她也僅僅是在電影裡麵見過。

可那畢竟是電影啊。

她不禁對蕭逸好奇起來。

再看向蕭逸的時候,突然感覺這個比自己小了**歲的年輕男人,身周彷彿多了一片看不透的迷霧一般。

“徐曼姐,你好了嗎?準備上場了。”就在這時從外麵傳來一道急促清脆的高跟鞋聲。

一個濃妝豔抹,穿著白色空行服,下麵是黑色短褲和黑絲的女人走了進來。

那兩條大長腿加上恨天高高跟鞋,感覺單是腿的長度就快到普通人的腰部了。

她到之後,很快便有一股濃濃的胭脂味在更衣室裡瀰漫。

有的人就是這麼有特點,身上的某一個特征,第一眼就能夠讓人深深的記住。

就比如這個女孩兒。

極品啊!

蕭逸不禁納悶。

現在城市裡的女人,質量都這麼高了嗎?

怎麼現在看起來,好像就連在夜場裡麵工作,對於身材、臉蛋整體質量的要求都這麼嚴苛了?

大體一看,還真是挑不出什麼毛病來啊!

長腿女人的聲音到門口便戛然而止。

她雙手捂著紅唇,驚撥出聲,一雙美眸睜大,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冇事,小雅你先去吧,我待會就過去。”徐曼擔心會引來更多人,立刻對她說道。

“徐曼姐,要不要去找老闆啊?”小雅下意識的道。

“不用,我會處理的,你先去忙。”徐曼故作輕鬆的衝著小雅笑了笑。

“哦,那徐曼姐我先走了。”小雅充滿疑惑的看了一眼,更衣室唯一站著的男人蕭逸,隨後邁著長腿走了。

真不戳。

蕭逸等小雅離開後,心中想到。

“接下來怎麼辦?”徐曼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蕭逸。

“你不是馬上要上台了麼?你先去,這裡我會處理的。”蕭逸微微一笑。

徐曼看時間的確差不多了,抱歉的看著蕭逸:“實在不好意思,今天晚上麻煩你了。”

“快去吧。”蕭逸看著徐曼穿著一身古裝離開,這才意味深長的看向躺在地上,還冇醒過來的周玉龍。

他摩挲著下巴,眼睛中透出一抹精光。

一個很不錯的想法在腦海中浮現。